歙砚的优劣鉴别及歙砚历史上的名工、名砚

发布时间:2013-12-16 00:00:00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对于砚的优劣,由于人们喜好和侧重点的不同,会有不同的意见和观点。但其实用价值、艺术价值和文物价值仍是人们辨别砚优劣的共同标准。具体来说,我们可以从质、工、品、铭、饰等五个方面来分析和研究。
  1.质即砚材的质量。以歙砚来说,不管是哪一个品种,也不管出自什么坑口,或者冠以什么名称,总体标准应该是:坚实细腻、温润如玉、容易发墨、不损笔锋、不吸水、易洗涤、寒冬储水不冻、盛夏储水不腐。凡达到或者基本达到上述标准的砚石,即可认为是优质砚石,反之,就应属劣质砚石。
  2.工即砚的雕琢。佳石必欲良工,以此衬托则艺术品位更高,二者缺一,则终生遗憾。但是"工"的优劣不在于雕刻题材的选择,也不在于雕刻风格的运用,而在于雕刻整体创作是否出新、结构安排是否合理、瑕疵掩盖是否巧妙、纹色借用是否得体,是否体现了率真自然但绝不媚俗,富有匠心而少有匠气。
  3.品指砚的品相外形。砚的品相外形尤如人的面貌,应以端正规矩、落落大方为好。因此,尽管歙砚的造型千姿百态,形状各异,但一般来说,以长方、正方、圆形、椭圆形者为上,自然状如某一物者(如瓜形砚、竹节砚)次之,畸形而毫无意义甚至有残缺破损者为下。
  4.铭指砚的制作者、收藏者在砚的有关合适部位的题诗吟咏或者作句留念。铭的价值除了要看制作者、收藏者的身份地位高低、诗句的意境优劣,还应看它的书写雕刻水平的高下。名家的名诗名句加上名家的书写雕刻,能产生画龙点睛的效果,很大程度上提高了砚的身价。相反,铭若成为画蛇添足的败笔,则倒不如没有的好。
  5.饰指砚的装饰,像砚匣锦套之类。虽然这些东西不属于砚本身,而仅作为装饰和养护之用,但反过来对砚的优劣也能起到很大的陪衬作用。真正的名砚,砚匣锦套的材料和加工一般都十分考究,放在简陋的包装里面或者根本没什么包装的砚,则很难谈得上有什么档次。

  唐咸通年间(860—874),文学家李山甫赞歙砚诗曰:“追琢他山石,方圆一勺深,抱才唯守墨,求用每虚心。波浪因纹起,尘埃为废侵,凭君更研究,何啻值千金。”记述了唐代歙砚波浪纹就已定名,由于石品名贵,雕工讲究,才“何啻值千金”。梁开平二年(908),梁太祖朱温赐宰相张文蔚、杨涉等人“龙鳞月砚各一,歙产也”。刻工不详。南唐时,歙砚雕刻以砚务官李少微著称,其孙李明和著名砚工周全,相继成为他的得力助手。李少微为后主李煜雕刻“砚山”歙砚一方,该砚奇峰耸立,山水相依,被李后主视为“至宝”。到宋时,该砚落到书画家米芾手里。米芾为其铭曰:“五色水,浮昆仑,潭在顶,出黑云,挂龙怪,烁电痕,下震霆,泽厚坤,极变化,阖道门”。后来,米芾用此砚换取了友人苏仲恭的一片宅地。南唐后起的名砚工有:刘福成、周进成、周进昌、周小四、朱明、戴文忠、戴山、戴义成、方守忠、方庆子、胡嵩兴等。现存南唐以前歙砚两方,一方为1976年合肥出土的唐开成(836—840)箕形歙砚,现藏于省博物馆,该砚长20厘米,上宽11厘米,厚3.5厘米。另一方为五代时制作的抄手“风”字砚,现藏于本县博物馆。该砚长22.2厘米,宽15厘米,厚3.3 厘米,重0.9公斤,外形同“风”字,砚堂前低后高,与砚池连成一坡度,背面为插手式,有细直眉纹。
  歙砚 宋代,苏轼有两方名砚。一方为吴顺义元年(921)处士汪少微题铭,铭曰“松操凝烟,楮英铺雪,毫颖如飞,人间五绝”。另一方为李少微后裔所赠,色如碧玉,苏自赋诗赞曰:“罗细无纹角浪平,半丸犀璧浦云泓;午窗睡起人初静,时听西风拉瑟声”。苏轼还有一方歙砚,铭曰:“东坡砚,龙尾石,开鹄卵,见苍壁,与居士,同出入,更寒暑,无燥湿,今何者,独先逸,同参寥,老空寂”。徐虞部有方龙尾石砚,请书法家蔡襄品第,蔡襄看后题诗赞曰:玉质纯苍理致精,锋芒都尽墨无声,相如闻道还持去,肯要秦人十五城”。现存宋代名砚有藏于安徽省博物馆的眉纹枣心砚和休宁县博物馆的银色冰纹砚及黟县博物馆的抄手砚。冰纹砚长19.8厘米,厚4厘米,正视纹路为山峦起伏,侧视则银丝万镂,砚背镌有隶体“歙石绝品”四字。抄手砚左侧阴刻隶书“世路艰、人业异、与石交、不相弃”,右侧阴刻篆书“结邻”。现存元代名砚有藏于安徽省博物馆的“太师少师砚”。宋、元两代歙砚名工不详。
  明代,歙砚名工仅见清代康熙《徽州府志》记载的叶瓖。元末战乱后,“砚琢者日拙,识砚材者尤鲜。叶瓖巧悟天授,制多独创,精妙绝伦,诸工皆师其作”。《西清砚谱》中记载,明代书法家董其昌有一方仿汉瓦样歙砚,长18.8厘米,宽 10.9厘米,此砚后归唐寅,清代又被皇家所藏。砚上有董其昌铭曰:“博以方,温而粟,润鸿藻,翼经术”;唐寅铭曰:“古瓦尚多炎汉制,墨光能射斗牛寒”;乾隆帝铭曰:“歙之石,龙尾最,式萧瓦,汉制派,董以画名,唐以画经……”。
  现存明代名砚有藏于安徽省博物馆的“冰纹银光砚”、“白眉子砚”,休宁县博物馆的“蝉形三足砚”,徽州地区博物馆的“蛙晰栖穴砚”、黟县博物馆的“三足圆形金星砚”。“蝉形三足砚”长34厘米,厚6.5厘米,墨池开在蝉头部,池前部两角外突作蝉眼,构思巧妙,造型生动有趣。“蛙晰栖穴砚”,长21.2厘米,宽14.2厘米,厚4.4厘米,间有阔眉纹,蛙、晰清晰可见,蛙借凹洼为栖地,两晰沿池追逐嬉戏,造型简朴,图饰生气盎然。
  清代,歙丞、书法家高凤翰酷爱歙砚,自选自雕,右手残废了,改用左手雕,成了著名砚刻家。他藏砚一千多方,著有《砚谱》二卷120式,均为清代名砚的佼佼者。现存清代名砚有藏于安徽省博物馆的庙前青砚、松皮砚、原生物化石砚和藻类、羊齿蕨类化石砚等。
  建国后,自1964年恢复歙砚生产以来,砚雕工艺人才辈出,名砚层出不穷。著名砚刻家及其代表作简介如下:
  汪律森,祖籍江西婺源,曾祖父汪桂亮、祖父汪培玉都是砚雕名工。善制仿古砚,刀法流畅,线条洗炼准确,不留刀痕。代表作有“历代砚式”、仿古鼎式砚”等。
  胡震龙,工诗词、书画,善砖雕、砚雕。构图古雅、浑厚,砚刻技艺精湛,刀法苍劲有力,错落有致,具徽派特色。代表作有“阿房宫赋砚”、“琵琶行砚”、“丰乐亭记砚”等。
  方建成(又名方见尘),其砚雕作品拙中藏巧,追求意境,构图巧妙。往往不尽雕琢,半留本色,保持天然风韵,形成了浪漫、豪放、洒脱的独特风格。代表作有 “嫦娥奔月”、“云水拱月”、“黄山图巨砚”等。“嫦娥奔月砚”巧妙地利用砚石上云雾金星的纹饰,再现了嫦娥驾着祥云奔向月宫时,仍依依不舍地回首盼顾人间,将嫦娥刻画得维妙维肖。“黄山图巨砚”长100厘米,阔85厘米,重120公斤,上雕黄山全图。
  叶善祝,师承上海工艺美术研究所砚刻家张景安,其砚作刀法细腻,线条酣畅,构图新颖。代表作有“司书砚”、“荷叶砚”等。
  胡冬春,作品以精细见长,风格古朴典雅,具浓厚的徽派特色。代表作有“兰亭砚”、“长岗砚中之精品——歙砚虎啸图”、“荷叶君子砚”等。
  胡和春,其作品有浓厚的徽派特色,以精细见长,刀法细腻、流畅,构图古朴雅典、错落有致,擅雕龙凤。代表作有“九龙戏水金星观”、“神龙神虎砚”等。
  汪启渭,精于石雕、牙雕、木雕,砚雕技法集“三雕”于一体,融会贯通,爱制写生作,刀法精细,构图新颖,匠心独具。代表作有“青蛙戏水”、“雨打芭蕉”等。
  姚传禄,安徽霍丘县人,有扎实的传统砚雕技法,且富于创新。他的作品“九龙朝阳砚”、“壁立万仞”、“揽月”、“东坡泛舟”、“荷塘秋趣”等曾在安徽画廊展出。其代表作“九龙朝阳砚”长60厘米,宽40厘米,厚5厘米,重25公斤。整整耗时一年才制作完成。该砚九条蛟龙盘踞砚之四周,龙首昂翘,体显三截,龙鳞圆浑,龙身凸起,风卷云舒,砚堂有如一轮朝阳冉冉升起,与腾龙和祥云交相辉映,呈群龙拱日天成之态。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