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乡婺源 > 星江文苑

发布时间:2014-01-08 00:00:00  作者:张诗童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从古至今,咏梅的诗句数不胜数,像“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等等,但我最爱的要数“梅妻鹤子”的那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它将梅花的那种清丽淡雅、超凡脱俗用寥寥数语就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读来口齿噙香、赞叹不已。

上句轻笔勾勒出梅之骨,疏影状其轻盈,翩若惊鸿横斜传其妩媚,迎风而歌;水清浅显其澄澈,灵动温润。下句浓墨描摹出梅之韵,暗香写其无形而香,随风而至,如同捉迷藏一样富有情趣;浮动言其款款而来,飘然而逝,颇有仙风道骨;月黄昏采其美妙背景,从时间上把人们带到一个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动人时刻,从空间上把人们引进一个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似的迷人意境。

林逋将梅描写得如此传神,宛若超凡出世,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将梅的精魂傲骨表现得淋漓尽致,不可不谓之为梅的知音。林逋一生种梅养鹤成癖,一生未娶,在他眼中的梅是含波带情的,他笔下的梅更是生动传神。我想他之所以一生未娶,是因为未遇到像梅一样淡雅脱俗、遗世独立的女子,一般的世俗女子又岂能入得了有一身梅风傲骨的他的眼呢?

林逋,不追逐名利、隐世独居,像梅不与百花争妍、在百花落尽后遗世独立,虽然也有一丝清高的意味,但在北风凌冽、严寒逼人、万物肃杀的寒冬却依然能含笑绽放的傲骨又岂是一般温室的花朵能相比的。像当年高居官位的帝王将相早已被一抔黄土掩埋,无声无息,但“梅妻鹤子”却如一朵遗世独立的梅花,静静绽放。

梅的精魂就是它的一丝清高,一身傲骨,不随波逐流,不争妍斗胜,却宛如一个遗世独立的仙子,让我们在这片白茫茫的世界里循着它淡雅的香气去探寻……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