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乡婺源 > 星江文苑

诗春·菱河

发布时间:2013-08-01 00:00:00  作者:洪忠佩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诗春的村名,来自唐代诗人杨巨源的诗境里,那“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的诗意,依然在诗春的山地田野绵延,依然在诗春的里山坞溪流淌。露珠的。嫩绿的。生发的。蓬勃的。绽放的。诗春的山地田野,春天是如此贴近,如此真切。
    南宋时,诗春的始迁祖施仲敏,是从长林、岩下、麻榨坞这样的路径走进诗春的,还是从甲路、天井源、南源一路走进诗春的呢?他伫立天马山下踌躇满志,看到大安里下小坑和十亩丘的春景,正合了随口背诵的诗境吗?春风里,我沿诗春桥的青石板路,走到里山坞溪的钟秀桥,努力感受诗春数百年前的信息。诗春、坑头、理坑、大畈,誉为婺源四大名村是实至名归。相传在元朝至顺年间,诗春就有了“文武世家”的御封。允洽堂、达原书屋、一诚书屋、清涟馆、凌云馆、甲泉居、印泉居、孝子坊、双孝坊、节妇坊,还有许多的亭院,都是诗春的底气。而接通诗春底气的,是村里的十七座古桥:钟秀桥、接龙桥、慈母桥、永思桥、诗春桥、小溪桥、迎恩桥、永济桥、报本桥、忠桥、春桂桥、长乐桥、常安寺桥、奉母桥、三义桥、三和桥、大安桥。一个村庄,十七座古桥,平板的,石拱的,一座座都是诗春诗意的符号。
    钟秀桥可以称得上诗春古桥的名片。钟秀桥虽然只有一拱,一头倚着天马山,一头连着青石板路,跨度也只有三四米的样子,却卷砌得平整而细密。桥拱由二十六块青石砌成,桥额上还刻有“钟秀”与“清道光年建”的字样。钟秀桥的桥亭别出心裁,亭的长度几乎是拱桥的一倍,桥亭为二开间,木柱、粉墙、鳞瓦、格窗,柱和梁都朽得厉害,梁托上还有花纹雕饰。桥亭与路呈十字形,通路的一间高于路面三级台阶,靠山的里间又高于外间一级台阶。临桥的山体,植物丰盛繁密,有红豆杉、槠树、栎树、继木、黄荆等等。一根藤蔓的枝头攀沿砖墙,伸进了格窗里。如果站在桥门洞口,一眼可以看到高耸的水口林。在施启东老人的记忆里,相传钟秀桥是清代时村里一位叫施金仙的人建的。施金仙娶亲时,突发山洪,迎亲队伍无法从木桥上经过,他便立誓要建一座石拱桥。施金仙中举后没有失言,建起了钟秀桥。钟秀桥的桥亭早年是有人烧水施茶的,进出诗春的人都可以坐下喝茶歇息。在他迷蒙的眼里,村里有那么多的桥,要讲起桥的故事,恐怕一昼也讲不完……我相信,每一个走进钟秀桥桥亭的人,心里都会像我一样自然生起无限的遐想。
    就像一个故事情节的开头,钟秀桥算是古时进入诗春的起始吧。一路上,还原故事场景的依次是石拱桥、牌坊、半月池、水井、祠堂、民居。时光,像潮水一样退去。永济桥在十亩畈前,明代时施普章建桥后,自号“济桥主人”,并把号刻在了在桥上。桥头高耸入云的枫树还是原来的枫树,枯叶落了腐了,新叶又发,而横跨溪流水之上的永济桥,却是他的族孙施圭锡重建的了。裸露在村前土坦上的,是一尊尊的旗杆石。冷清的商店门口,一位老人坐在阳光下下瞌睡。一位老妪一步一喘,慢吞吞地走进了深巷。一只黄狗摇着尾巴,紧随其后。这是一个周末的上午,村庄前的田野是属于村里“小把戏”(小孩)的。田埂上,有三四个“小把戏”在追逐,距离虽然有些远,但我依然能够感受到他们银铃般的嬉笑。刹那间,他们在盛开的油菜花田里失去了踪影……是对诗春的安宁沉浸,让我流连忘返吗?我不知道,从远处大安桥的水泥公路上奔驰而来的汽车,会不会打扰诗春的恬静。
    长梅坞坞口的石拱桥,应是诗春的十七座古桥之一吧。路上碰不到行人,桥名也就很难对号入座了。长梅坞深幽、荒芜。十五里左右的山路,必须走过一段段的田埂,荆棘缠身的荒径,潺潺的涧水,以及蜿蜒的山岭。坞底,是退耕还林种的杨树、枫树,长得有些了草。路很窄,有的地段还失去了路径。这样的山坞,野鸡很多,时不时有野鸡噗噗地飞出。想必是我们的脚步声惊扰了它们。在杂草葳蕤树木茂盛的春天,徒步翻山越岭,是要有毅力和胆气的。长梅山山顶的中岭亭,仿佛是清华诗春村与古坦菱河村的分界标志。青石块垒砌的中岭亭,十分简洁,亭顶人字披盖瓦,山岭从亭中而过,嵌在亭壁上还有一块封禁山林的石碑。穿过密林、竹林,绕过茶地,就进入了洪中岭下的菱河村。菱河村村口的石拱桥桥头,一位村妇坐在树荫下削伞骨,一刳一鐅,篾刀在竹片的两面削过,轻巧、娴熟、生动。一径往前走,便是菱河村水口,香樟遮蔽,河畔桃花李花点点,木桥横跨,仿佛进入了“小桥流水穿幽壑,古木修篁蔽太空”之境。菱河的远处,一丘一畈的油菜花,像阳光点燃的金色烈焰,汹涌、热烈。菱,又称芰实,一种水生草本植物,在古代最早的词典《尔雅》中就有过注释。这种南方的草本植物,经年温暖过人们的胃。菱河村是以种菱而得名的,菱是一种渊源。春风习习,吹皱了木桥下一湾河水,没有菱影的河面,清澈、迷离、曼妙,飘着星星点点的李花花瓣。桥影、树影、花影,还有天光云影一起散在河面上,呈现一种无法言喻的美。木桥连接的菱河,它的流向决定了我徒步访桥的走向。我循着河流水系前行,期待一条河抑或一座桥,都能够给我新的认知和感悟。
    春天,站在菱河边桥头,闻着大地的气息与草木的花香,我心中突然有一种幸福感。置身于村庄山水,幸福是私人化的吗?不尽然。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