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乡婺源 > 星江文苑

“惊涛掌”华哥

发布时间:2013-10-10 00:00:00  作者:洪文明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华哥,原名张徐华。师二时的班主任,个子不高,不胖,不白,有点谢顶。后来搞了一个偏方,退耕还林,居然郁郁葱葱,小头理得逞光瓦亮。我们常约着他的肩膀,没大没小的调侃:华哥,使使你的“惊涛掌”呗。华哥笑而不答,然后走了。搞得我们不知所措,如犯大忌一般。走不过二十来米,他立住,回头喊一声,“打球去,迟到者罚”,我们又如大狱初释。
    读书那会儿,暗恋谈朋友这一类儿的事情,到点儿都会发生。华哥不同意。他一不堵,二不截,三不骂,好像有点放纵。其实,他早有准备。他把语文课一改,说,同志们咱去后山踏青吧。此话一出,全班擂动。然后,谁谁跟谁谁有关系,他小睛睛咕噜噜一扫,点一支烟,在亭下倚坐,全看在眼里了。任凭我们如何掩饰,如何打暗语,如何耍伎俩。他还特意在微机课时,安排泉子帮灵子完成动画制作课。我是宣传委员,他当娜子面儿说,娜子你给他监督监督。娜子是个很安静的女孩,我虽然很粗狂,但在她面前生怕出错,也跟着静起来,学会了腼腆,学会了脸红。然后,一个晚上,好像是谁的生日,华哥赴宴归来,脸红得像猴屁股,独留下我和泉子。泉子是班长,好一阵子不管事儿了。华哥跟我们说,去,去我家。然后,去了他家。他老婆在乡下政府机关上班,偶尔回来一下。所以基本上,他家成了我们的沙龙。他把脚一翘,摸摸鼻子,说,我跟你们说说我的爱情吧。
    一般情况下,这样的开场白,故事的结果或让我们唏嘘不已,或让我们痛思已过,有甚者一把鼻涕一把泪。坊间传闻,华哥在操场上众目睽睽之下,把一个比他高的男生训得服服帖帖,抄手贴耳跟在他后边走。又云,一个月亮白得像馒头的晚上,他班上一对小“情侣”在珠溪河畔互诉衷肠,情感升华时,正准备进行爱情对接。华哥如从天降,只闻得一句,“正忙着呢!”。当然,这个故事有另一个版本——也是一个月亮白得像小护士的脸的晚上,他班上一两对小“情侣”在珠溪公园对接成功之后,各自都挺满意的,准备拐过珠山桥。这时,对河县城的几个小混混,龇牙咧嘴的就给拦住了。小混混的手里都有明晃晃的匕首,正舔着月光呢。女生早就吓趴下了,男生倒是高高大大,此时也跟着腿颤,哇哇地哭成了一团。正此时,只听得一声高喊,“怎么着,动真格的啊!”。话未落定,人早飘至跟前。华哥大手一撑,小男生小女生都躲他后面去,像母鸡护鸡仔一般。“朋友,好汉不吃闲饭,英雄不欺熊包,更不用说这几个小弟弟小妹妹了”。说完,他笑着运力,神情自定,又喊一声,“呃啊”,瞬时,右手把左手握着的径直小碗粗的棍子劈成了两截。咣当,棍落。小混混们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傻眼了,大气不敢出。然后,只见华哥从挎包里拿出砖块似大哥大,对着话筒喊,是110吗?。。。。。。小混混们落荒而逃。
    于是,华哥赢得了“惊涛掌掌门“的殊荣。一届届地传下来,到我们这里,都可以写一部武侠了。我们在背里直喊,华哥太武侠了!
    华哥笑着说,大学时候他也喜欢一个女孩子,是头一次喜欢。搞得他茶饭不思,一有空跑到那女生的宿舍下吹笛子,吹梁祝,吹半个月亮爬上来。整个女生宿舍都轰动了。可惜,那女孩虚荣心得到满足之后,毫不客气地拒绝了他,失恋后患上了忧郁症。他本可以留校任教,当个助教讲师什么的,就因为他有两门选修课老过不了,操行分又扣了十几分。我们问他,为什么拒绝啊,咱华哥多有才,会吹笛子,文才好,会“惊涛掌”。华哥用手揩了揩额头,害羞地说,那时"绝顶"啊!
    这就是我的华哥,有时很男人,有时很温情,更是多情才子。他跟我们说,惊涛掌和大哥大都是假的,大哥大是我女儿的玩具,从深圳买回来放在挎包里忘记拿出来了。那是我吓唬小混混的,做什么事儿得动动脑子。
    是的,华哥,我的良师益友。后来的生活中,我一直在用劲用脑用良心去给生活点缀更多的惊喜与奇迹。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