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乡婺源 > 星江文苑

幸福的核桃树

发布时间:2013-08-01 00:00:00  作者:洪忠佩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蔷薇、海棠、含笑、扶桑、莲花、美人蕉,以及油松、银杏、侧柏、水杉、柿树、石榴、无花果、核桃树,都是生长在中国作协北戴河创作之家院子里的花木。然而,无论油松、侧柏如何苍劲,银杏、水杉如何高耸,柿树、无花果如何挂果,还有海棠、扶桑等如何艳丽,都没有院子里的二棵核桃树那么引人注目:创作之家的二栋主楼呈曲尺形分布,核桃树就矗立于2号楼门口的右侧,核桃树的树身虽然只有碗口粗的样子,却长得高耸繁茂,而枝丫呢,葳蕤、茂密,有的向上伸展,有的向着1号楼的方向披地,叶子宽厚,树下留下了一大块的浓荫。它的伫立,仿佛在伸开双手欢迎每一位到来的作家。
  我与二十多名中国作协会员进入北戴河创作之家休假时,正是夏至前后,核桃树的枝头已挂满了青青的果,独挂的,对生的,一个个如乒乓球大小,让人看着都心生欢喜。早晨,或者傍晚,作家们三五成群坐在核桃树下,东拉西扯地海聊不失为一种享受,话题自然离不开树的长势,果实的成熟期,以及对当下的文学创作的关注。我虽然没有机会去作统计,北戴河创作之家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创建以来,有多少作家入住,又有多少作家单篇或是在作品中写过这二棵核桃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它应是进入作家作品次数最多的树吧。据说,王蒙等著名作家都曾以核桃树为题写过作品。在创作之家1号楼的的阅览室中,有四千多名作家赠送了自己的作品集,而核桃树又曾进入过多少作家的梦境呢?其实,作家与核桃树在某些方面是相通的,核桃树一年结一次果,而作家要在创作之树上结出丰硕的果,想必要用上一生吧。
  在2013年第三期北戴河创作之家休假的作家中,来自中国作协的王婉,四川的作家聂作平和我都算是年轻的了,而年龄最大的当属重庆师范大学的作家李敬敏,他已经步入了耄耋之年。广东作家王俊康,还在创作之家度过了六十九岁生日。作家是用作品表达感情的,茅盾、巴金、老舍、冰心如此,莫言、路遥、史铁生、蒋子龙、张贤亮也是如此,一期期在创作之家休假的作家都是如此。“灵思涌动,白浪滔天;情思奔腾,惊涛拍岸”、“心清气正”、“洗去风尘一身轻”、“温馨之家”、“小憩”……在创作之家楼道走廊二侧,甚至在餐厅墙上,所有的题字留言和画作里,均出自休假作家的肺腑,均出自休假作家的笔墨,简约、灵动,而有意蕴。为表达参加三期休假的全体作家对创作之家的深深情感,北京作家赵蘅画了一副水粉作品,披地的核桃树树枝和创作之家2号楼全部进入了画境,楼前的空白处刚好让二十多名作家签名。画境写实,画语里却包含了作家在创作之家清新恬静的诗意生活状态和丰富的内心情感。
  诗意,是对生活的一种理解与把握。然而,诗意的生活,却是内心的和谐、安详,还有对诗意生活的憧憬与追求。在北戴河创作之家休假,我感觉是一种“诗意地栖居”。每天,我除了在核桃树下与文友喝茶聊天,可以转出安一路去鲁迅公园的鲁迅雕像前散步,还可以移步滨海大道,与爱人去海滩路的老虎石公园看海听涛。在创作之家,在核桃树下,我的内心温润而充盈,仿佛在核桃树树叶滤下的光影里,抑或在喜鹊的叫声中,感受到了诗意生活的轻松与愉悦。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佛说的意思应是树叶间能够容纳宇宙花瓣里也别有洞天吧。我坐在核桃树下的椅子上,突然想起了这句佛语。按照佛说的意思,我以此类推,坐在创作之家核桃树下的人是幸福的,而生长在创作之家院子里的核桃树是否也是幸福的呢?!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