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乡婺源 > 星江文苑

《文园读书记》:一个人的阅读史

发布时间:2013-10-10 00:00:00  作者:洪忠佩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作家何况在《读书人的精神旅程》开头,就引用了龚明德先生的一句话:“仔细想,没有一件事是非做不可的。这当然也包括读书这件事,不读书,人照样睁眼闭眼一天活24小时。但是,对于那些视书籍如生命的书痴来说,这个世界若缺了书,活着的质量和趣味就大打折扣了。”我觉得这应是他们对阅读的共鸣点吧。而这样的话,又何尝不是每一个读书人的心声呢?《读书人的精神旅程》是何况新著《文园读书记》中的一篇,虽然每一篇都是独立成章的,但总体读来,写的全是读书人与读书事,一脉书香相承。
    何况成名很早,他的长篇报告文学《开埠》荣膺第一届鲁迅文学奖的时候,我还是“文青”一个。上世纪九十年代得知何况,是炎保兄介绍的。我与何况虽然同乡,而与他见面是二十年后了。记得当时,是在竞文兄安排的“朋来聚”饭局上,与何况同行的还有鹭岛作家静芬先生。后来,何况寄来了他的随笔集《把名字写在水上》。如果我没有记错,《把名字写在水上》的第一部分就是“为什么读经典”,可见他阅读的喜好由来已久。“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老祖宗给每一个读书人定下的标准,何况骨子就里是一个传统的读书人。其实,何况在《把名字写在水上》中,就透露了这样的信息,随笔集分三个部分,除了“为什么读经典”呈现他读书的轨迹,“鸟是树的花朵”、“登临郁孤台”便是他生活、行走的轨迹。何况不仅认真写书,欢喜淘书读书,他还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为家乡学校募集100本作家的签名书。
    何况的新著《文园读书记》收录的90篇文章,“或推荐好书,或沟沉书史,或发掘书人轶事,或辨识真貌,总之都与书、与书界中人有关,说了一些关于书、关于人的实在话……”(《文园读书记》后记),不媚俗,不迎合,简约,生动,有自己独特的阅读视角与审美标准。何况的阅读是海量的,作为同道,我自叹不如。因为有的书目我并没有读过原著,按照惯常的阅读方式和阅读习惯,我担心《文园读书记》中有的篇目难免有生涩之感。然而,何况的读书随笔,在语境语态上都作了很好的观照,小处见微,大处见点,散点有线,给人有一种阅读的顺畅。读何况的每一篇文章,我总觉得好像是坐在他旁边,在聆听他一次次与有关书人书事的对话,娓娓道来,朴素而有质感。
    婺源有一句俗话,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开阔的视野,深厚的文学功底,何况为自己读的每一本书都烙上了何氏标签。比如:《百年孤独》、《唐吉坷德》、《追忆似水年华》、《红楼梦》、《胡适年谱》等等。而有关那些作家鲜为人知的轶事呢,何况有一把自己的秘钥,为人们打开了一扇扇窗口。比如:《文人的自我标榜》、《扶植莫言的伯乐们》、《舒婷原是世家子》、《周作人不领丰子恺的配画情》、《张爱与编辑交往的两条材料》、《龙应台为何到我的家乡婺源访亲》、《一本错版书引出的佳话》……何况用知性与感性去书写自己的阅读,甚至是交往的体会,评注式与心得式并行,把自己感受的成果与读者一起分享。谢泳先生在《文园读书记》序中说,“我由此看出他是自觉选择掌故笔记一路的,而且已达成熟地步,材料和趣味不局限于一时一地,眼光开阔,题材文雅,走的是传统掌故笔记的路子,如果坚持下去,将来必有大成。”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个人的阅读素养,决定了一个人对一本书的阅读感受。何况煌煌26万字的《文园读书记》,是他栖居厦门文园路个性阅读的发挥,是他一段时期的阅读史。何况用自身的阅读感受,在为读者提供一份翔实的阅读档案的同时,拓展了读者的阅读视野,还赋予了阅读积极的启发意义。
    《文园读书记》海风出版社2013年6月出版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