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乡婺源 > 星江文苑

论害怕

发布时间:2013-09-04 00:00:00  作者:弦高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害怕”这一词首先是个心理学上的名词,但在现实生活中,又无不与每个人有关系。有的人或许认为“害怕”只是懦夫、胆小鬼的代名词,而真正的勇士的人生辞典中是不存在这个词的。其实只要是人都会有害怕的事情和时候,只不过勇士表面上显得勇敢些,但其心理上却存在着害怕的。   

   小时候有一次,四五岁的我与妹妹住在老家旧楼上的一间仓房里,早上从小小的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在原本漆黑的小仓房内显得更为强烈,灰尘在斜斜的光柱中迷漫,仓门口的一只竹篮内放着些布角线头等之类的东西,但恍惚中似乎觉得是一只怪物,心理又害怕又想保护妹妹,于是在床上找各种各样的东西投掷过去,努力想将其赶走,又壮着胆喊叫,催其离开。最后等大人上来开门,才发现是只未完工的布鞋。
  小时在乡下老家,听故事是一大精神享受。入夜,要么村里的故事大王到家来玩,要么去人家玩时刚好有人在讲故事。于是,坐下就听,有时讲的是鬼故事,听得心里发毛,害怕得紧紧靠在讲故事的大人身边,紧要处甚至抓住他的手或衣服不放,手心出汗,生怕被鬼怪抓了去。故事讲完是不敢单独回家的,只好请大人送回家或大人来接。
  小学五年级时,父亲从县城新华书店买了一本《聊斋》里《画皮》的小人书,因早有耳闻其恐怖,晚上是万万不敢看的,害怕画皮鬼夜里来到房里挖心。
  乡间有句“生人怕水,熟人怕鬼”的俗语。村里什么地方是令人害怕的总是牢记于心。但有时捉迷藏不小心窜到这些地方,心里是充满恐惧感的。我家附近村边有两棵水口树,应有一二百年树龄,曾有一个青年男子因家庭纠纷而自缢于此树,据说村中曾有人夜里见过吊死鬼的魂魄,长长的红舌头拖至胸前,十分恐怖。有的山坞里有鬼吹吹打打巡山,有的路段有鬼打石,还有山魈。
  成年后,刚分配在一所乡镇中学任教,学校附近发生了一起轮奸案,公安干警日夜守候在学校周围,气氛很紧张。色魔却在案发期间还继续在小学作案,半夜将一名年轻女教师从房间抬到了操场上,好在被别人发现得早,没有得手。还在案发期间,一个外地来的杂技团来当地演出,是夜杂技团的女主角被抱到帐蓬外遇到了猥亵。当此之时,学校的年轻女教师一个个如惊弓之鸟,害怕下一个是自己。公安部门经过仔细排查,最终将作案色魔擒拿归案,还百姓一个平安的社会环境。
  其实,这么些年的社会阅历,自己已小有体会,小时候所害怕的鬼魂是不足为怕的,真正需防的是人,人是真正值得害怕的,那种当面是人背后是鬼的更是令人害怕。有的“桃花面,蛇蝎心”,当面千般好,人后万句坏。恨不得把人能立刻咒死。一个自私、虚伪、偏狭、特别嫉妒且心理阴暗的人是非常可怕的,如果这种人在一个单位当头,那就是这个单位的灾难。要么对之敬而远之,要么趁早溜之大吉,惹不起躲得起,如避开瘟疫一般。不然就等着少活几年寿命吧。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