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乡婺源 > 星江文苑

守住寂寞

发布时间:2013-07-05 00:00:00  作者:潘平凡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夜,深了,无边的夜幕掩饰了白天的喧嚣。
  暗黄的路灯,伫立在蒙蒙烟雾中,泛出朦胧光晕。值夜的环卫工人还在清扫着街道。偶尔有车辆发出沉闷的“突突”声飞弛而过,瞬间道路又恢复了静谧。
  我站在阳台上,清风徐徐,顿感惬意。于是赤足趿着拖鞋,下楼、上街、信步,感觉着心情的轻松,享受这难得的恬静,似乎自我已变得超然。
  远远望去,是流淌的江水,五光十色的微弱灯影映照着水面,随着水波轻轻摇漾,想来,千百年前,张继枫桥夜泊那“江枫渔火”的景致也不过如此吧。
  如此美妙之夜,脑子里不由自主浮想联翩,如电影中蒙太奇般剪辑的镜头:
  忍辱负重的邓颖超,在西花厅会客厅,以柔弱的身躯“委屈”地向周家晚辈们诉说:“我做了名夫之妻,你们伯伯是一直压我的。解放初期,政务委员会,人家要我上,他不让……定工资时,蔡大姐(蔡畅当时是妇联主席,邓颖超是副主席)是三级,我知道他的作风,我按部长级待遇不定四级而定到五级,报到他那里审批时,又给压到六级……”凭藉邓颖超的经历,德高望重的她应该享受更高的待遇,然而,为了成全周恩来的崇高威望和风范,她站在钟爱一生的丈夫身后,毫无怨言地“委屈”了自己的一生。
  带着少女情怀充满浪漫幻想的宋庆龄、何香凝,还有许广平,当她们最爱的伴侣、挚友、师长离去后,她们都将自己一份圣洁的爱,一颗孤独的心,用娇弱的双肩挑起大世界,毅然投入到了如火如荼的爱国民主运动当中,成就了她们的精彩与辉煌,“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但我想,她们的背后都有她们对寂寞、对人的平常心的坚守。
  曹雪芹,这位中国最伟大的作家,生前穷困潦倒;梵高,一个最富创造力的画家,生前屡遭挫折;而伟大的音乐家贝多芬,晚年则贫病交迫。尽管如此,他们都不为外界所侵扰,呕心沥血,执著地追求着文学和艺术。他们生前不为人知,但他们逝后却一个个都成为文学艺术的巨人,他们的作品都极具崇高的美学价值,对后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这浮华世界,金钱、地位、权利、荣誉、美色等诱惑令我们眼花缭乱,这些杀人不见血的刀,使人迷失方向,丧失真实的人性,有些人正是在它们的诱惑下,或纸醉金迷,或声色犬马,或沽名钓誉,或锒铛入狱。       人们都熟悉朱熹名言“明天理,灭人欲”,尽管,这句话有它的消极意义,但在一个资源不足、人欲横流的世界,一味的放纵人欲,又会是什么后果?作为一名检察官,我认为对这句名言还是要认真看待,要看到它在人生修养上的积极意义。那就是我们要消除妄念,坚守寂寞,守望精神底线,使内心淡定和清静,耐得住清贫,经得住考验,面对过度、膨胀、横流的贪婪私欲,超越自我,泰然处之,将人生视作修炼,以“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旷达超逸胸襟,匡扶正义,廉洁执法,永葆正气,彰显本色。
  让我们从神性的角度,感受“静者心多妙,飘然思不群”,正如荷尔德林在他的诗中吟诵的:人,应该学会“诗意的栖居”。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