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乡婺源 > 星江文苑

常回家看看

发布时间:2013-05-31 00:00:00  作者:王秋英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每次回家,走进那条熟悉的巷子,心情总会自然而然的感到放松和平静。一路走来,周围的邻居一个个脸上挂着朴实的笑容,亲切自然的打着招呼“回来了”。我微笑着回应着,心里感到一阵暖暖的好。推开家门,熟悉而又温暖的感觉顿时包围了我。站在阳光明媚的院子里,感受着全身心的愉悦和感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回家的感觉真好。

  看到我回家,父母总是很高兴。父亲是个内敛的人,沉默朴实、任劳任怨的辛苦了一辈子。母亲从年轻时就很能干,家里家外的,起早贪黑的卖了几十年的菜,这几年更见老了,头发全白了,还依然每天天没亮去菜市场卖菜,为抚养我们姐弟几个呕尽心血。孩子大了,却没有两个省心的,看着父母的辛苦和操劳,我的心里满是心疼与无奈。以我的能力所做到的就是经常回看看,陪父亲到自家的地里走走,陪母亲唠唠家常,少让他们为我们担忧与操心,也许这也是一种孝顺吧。

  吃过饭后,父亲总喜欢蹲在院门口的石凳上抽黄烟,而我则随意的斜靠在门边,和父亲融洽地聊着,家里的事、工作上的烦扰、田地里庄稼的收成,黄烟呛人的烟雾中参杂着寻常生活的忧喜与平淡的幸福。每当这时,父亲憨厚的脸上总带着淳朴的笑容,而我的心里流淌着浓浓的温暖和亲情。母亲照旧是准备了一肚子的唠叨和一颗操不完的心,不管她怎样的罗嗦,我都会静静的,微笑着,耐心的听着,不再有厌烦的情绪,作为已是母亲的我知道,女人的唠叨其实是对家人爱和关心的另一种表达方式。

  年少时外出,离开家的那一刻,没有想象中的伤感,反而有种放松和自由的兴奋,厌烦了母亲一天到晚的唠叨,厌烦了平淡如水的日子没有一点激情,向往着外面世界的精彩,至于出去时间长了,想家也只是一种心情,也只不过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托词,苍白而没有内容。那样年少轻狂的岁月里,想的只有自己的心情的得与失,却不知道无论我们身在何处,孩子永远是父母心头的牵挂与不舍。

  岁月流逝,转眼我成了家,有了自己的孩子,并且又一次的离开家。带着孩子随爱人随军到了异乡。在独自一人带着孩子的日子里,日渐成熟的我尝到了为人父母的艰辛与不易,这才真正理解做父母的一片苦心,懂得那些被我们曾经忽视的亲人与亲情。从此,无论什么时候,我的心里总有一份牵挂放不下。席慕容说:“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而我想家的心情无论是在人潮汹涌的街头,还是在华灯初上的傍晚,父母年迈的身影总在我心头萦绕,午夜梦回,故乡的呼唤常常把我从梦中唤醒,茫然中醒来,窗外明月的清辉洒满一地的相思。

  如今,我又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家乡,回到了家人的身边,在父母和亲戚的帮忙下,我们在离父母几十里外的县城买了房子,稳定了下来。可父母却从没在我家住过一天,他们总是说家里事多,走不开。有空时,我就常常回去看看他们,帮家里干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看的出来,父母很欣慰,他们并不在乎我们为家做多大的贡献,只要我们平平安安的,对他们就是最大的安慰。在邻居眼里,我是个孝顺的孩子,懂得心疼父母。其实,子女对父母的回报永远也比不上父母对子女的付出。每次,母亲做点好吃的,都要分一半,让父亲给我们送来,父亲六十多岁,骑电瓶车赶几十里的路到县城,一路上车来车往,来回要骑两个多小时。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莫名的担忧着,直到父亲平安到达,我才可以放下心来。吃过午饭,父亲又要赶回去,我挽留不住,望着父亲远去的身影,我紧张的心又开始了牵挂,寒风吹乱了父亲几缕花白的头发,远看着父亲消瘦的背影消失在转角的人群中,我的眼泪早已禁不住潸然而下。想起课文中学过的朱自清先生写的《背影》,终于理解他的眼泪从何而来了,明白了那蹒跚的背影后面的心酸与无奈。

  这些年,那些生命中最爱我们的亲人一个个离开我们走了,从此长眠在青山绿水,今生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是每年的清明到坟前寄托哀思与怀念。如今,我们的父母都已年迈,“子欲养而亲不待”。不要等到失去时才懂得去珍惜。有人说“上有老,下有小”是一种幸福,在幸福的同时,我们更有一份责任和担当,所以,趁你的父母亲人还健在时,抽点时间,常回家看看吧!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