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乡婺源 > 星江文苑

青仂

发布时间:2007-04-27 00:00:00  作者:胡将  来源:婺源内刊  点击数:载入中…

       

       男孩躺阁楼上,发现着屋顶那块好像为今晚嵌上的玻璃明瓦,和如此自然而又神奇地穿过明瓦落到床前的月光。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我已记不清楚当年这个十多岁第一次失眠的男孩,是否已读过李白这两句诗。但我清楚那个通宵月光的夜晚,他举头望见的是月光中一个美丽的女护士,而后低头所思准确的说是他童年居住过的一个山村。再而后举头望见的是月光中一个和他一样大小却和他不一样的异性——一个叫青仂的女孩。

那么今夜——我忽然直觉今夜就是当年的今天——所以我看到了当年的那个夜晚,那个明瓦下因回忆而失眠或因失眠而回忆辗转反侧的男孩;那些在那个夜晚肯定是清晰又亲近的镶着月光的闪回镜头。

那个女护士,是男孩当晚看的一部朝鲜电影《一个护士的故事》中的主人公,她在影片最后美国飞机轰炸时用身体用生命掩护了担架上的伤员。那个伤员竟成了那个夜晚男孩埋怨甚至怨恨的对象,就因为一颗少年的心强烈感受到了人世间一种异性的异样的光芒。于是他再次举头望明月的时候看见了比明月更明亮的青仂,心底同时隐约有了对于另一个生命的担心。

前些年我在一位朋友的陪同下回了一趟我童年的那个山村,自然要去看看那个对于我来说是女性美的源头的青仂,不巧她不在——好在她只是不在家,也就是说男孩那个夜晚的担心,就像男孩更小时候曾经担心月亮会不小心掉下天空一样没有发生。我看过聂华苓一篇《珊珊你在哪里》的散文,讲述主人公到处找寻一个类似我记忆中青仂的女孩珊珊,最后看到的却是一个浓妆艳抹的俗女人。所以,我没有多等也没有多问什么就离开了。

一直到今夜,我感受到了又一种担心——或者说一种必然要发生的美丽的担心。如同此刻我担心岁月的皱纹将渐渐显现那个夜晚那个男孩明瓦一样光亮的额头。

所幸你叫青仂,什么时候都叫青仂,在秋天,在尘世,在一个个你我老去的新年里。我想起了我写过的诗行:

春天不幸一年一年来到,好在生命一年一年老去。

我又听到了躺阁楼上那个男孩抑或是今夜的我月光一样的呢喃:青仂……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