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乡婺源 > 星江文苑

香艾

发布时间:2007-04-24 00:00:00  作者:俞兆祥  来源:婺源内刊  点击数:载入中…

    在我的家乡有一种植物既卑微又高贵,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艾草。可我的母亲因为它浓郁的香气,而亲切地叫它香艾。
    香艾。香艾。我重复说着这两个很阳光很朴素的音节,真的像是在呼唤一个农家女子的名字。
    小的时候,我对于这种极其普通的植物没有任何的好感。原因是它太过于朴素了,以致于让我们都忽略了它的存在。那个时候,我们在意的是灼灼耀眼的桃花,是芳香四溢的兰花,是含苞欲放的水仙……即使是秋日里那种湛蓝湛蓝的牵牛花、鹅黄鹅黄的雏菊,都成了我们的至爱。没有谁会喜欢上香艾,尽管它有着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尽管它也在那个时候开花、结果。
    可是,在一年的端午节,我彻底改变了对它固有的看法。
    在家乡,一到农历五月初四,母亲就要早早地割上一大摞香艾。摘去枯黄的叶子,拭去叶子上的蛛丝后,母亲像伺候一个孩子似的用一块干净的棉布把它们包裹起来。第二天,也就是端午节了,天刚蒙蒙亮,母亲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在我家的每一扇门上插上它。每插一支香艾,母亲嘴里都要念念有词一番。我听不清她嘴里说什么,又不敢打断她的话。我只知道,母亲是把端午节插香艾当作一件十分神圣的事情来看待的。等到把所有的门环上都插上了香艾后,母亲这才和蔼地对我说:“孩子,插上了香艾,就可以除恶避邪,咱们的祖宗就会保佑咱们一家人平平安安,长命百岁了。”一刹那间,我的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哦,我终于明白了,原来香艾是凡间的一种圣物呢!
    自此,我便开始注意起这种叫香艾的植物了。
    每到春天,我都要到野外去寻找香艾的踪迹。在一处墙角跟的乱石堆里,我终于找到了它。那时,香艾还小,只探出地面一寸多高,它的叶子是互生的成锯齿状的,它的颜色是不事张扬的浅绿色。它们藏在一片杂草丛中,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出于对这种圣物的敬畏,我恼怒着去拔它周围的杂草,直拔得双手被荆棘刺得鲜血淋漓。就在这个时候,母亲来了。她爱怜地捧起我的小手,心疼地责备我:“孩子,你根本不用去拔它们,香艾的命贱,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活,都可以长,你真是的!”我不解地问母亲:“香艾的命真的那么贱?你为什么还要在端午节去插它,要它除恶避邪呢?”“唉,越是命贱的物事越是活得长久啊!”到这个时候,我都不得不佩服母亲朴素而又深刻的人生哲学了。
    香艾是在秋冬季节开花结果的,可是,它的花朵细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它们既不招蜂,也不惹蝶,就是最低贱的蚊蝇都不屑于光顾它们。在一个秋风飒飒的早晨,我痴痴地站在和我一般高的香艾面前,定定地看着它,希冀有一只蝴蝶,或者一只蜜蜂欣欣然飞来。可是没有。在不远处,蜂儿、蝶儿都在一丛九月菊周围飞来舞去。我一路小跑过去,想把他们赶过来。可是,它们一个个都振振翅膀飞到了很远的地方。那一刻,我流泪了,为我挚爱的香艾!为我那可怜的香艾!
    长大后,我的香艾情结愈来愈浓。我从《本草纲目》上看到了这样的记述:艾草气味苦、微温、无毒、治百病,止吐血、妇人漏血、利阴气、辟风寒、使人有子,所以也有人称艾草为“医草”。实际上,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常常把晾干的艾叶烘热后,用纱布包裹起来敷在我的肚脐上,为我止泻祛风寒。这在当时,对于我们农村的这些穷苦家庭来说,香艾不啻于一剂良药啊!后来,母亲经常对我说,孩子闹病了,又不会说话,你先敷一帖热香艾叶试一试。妻子身体不舒服时,我母亲就对她说,煮一缸香艾,冲上红砂糖,趁热喝下去,保管你舒服多了。妻子一试,果然见效。自此,喝香艾,几乎成了她的一门功课。
    我大学毕业回到了家乡教书,当时,有许多人都为我做媒,毕竟,我算得上是一个乡村知识分子了。可是,我对那些貌美的、时髦的女孩根本就没有好感,惟独对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学老师产生了感情。我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香艾的影响。当然,我无法假设我的爱情和婚姻,我也不可能演示同她们恋爱、结婚的过程,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一直都过得很幸福。即使凭着这一点,我也就足够了。
    如今想来,普通、朴素的东西往往是长久的、高贵的,就像那香艾。是香艾,让我牢牢记住了这样一句歌词:平平淡淡才是真。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