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乡婺源 > 文化看点

“扇”出来的文化

发布时间:2013-09-04 00:00:00  作者:吴进彬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扇”有两个基本义,一是作量词,用来计算门窗的数量,如:一扇门,两扇窗。二是作名词,扇子。这里的“子”字作后缀词,起凑足音节的作用,无实义,如:椅子、斧子等。
    在夏季酷热难当,消暑纳凉虽然有电风扇和空调,但扇子仍然是最普遍最大众化的主打工具。谚云:扇子有风,拿在手中,有人来借,等到秋冬。婺源的童谣说:扇子搧清风,搧夏不搧冬。谁人问我借,叫我叫太公。后者虽然语带调皮,却共同说明一个道理:在夏天,扇子是不可须臾或缺的。
    中国是扇的故乡,扇文化源远流长
    扇子起源于我国。相传舜为广开视听,求贤自辅,曾制作“五明扇”,以时时提醒自己兼听则明。最初,扇子并非用来纳凉,而是用作统治者礼仪之具,所以又叫“仪仗扇”。秦汉至宋,扇子的形制主要有圆、方、六角等形,由于宫中用得多,且扇子面料采用丝织的绢素,故称“宫扇”、“纨扇”,又由于圆形的样式居多,也叫“团扇”。
    北宋时,出现了携带极为方便的折扇。折扇又叫“聚头扇”、“撒扇”或“聚骨扇”,其扇骨有用牛角、玳瑁、象牙、翡翠、湘妃竹、擅香木等珍贵材料制成,形式有琴式、如意式、竹节式、蚱蜢眼等,扇骨有7、9、12、14、16、18股之多。明朝是折扇流行的第一波,据称是由永乐时期的明成祖所倡导。折扇的制作在全国范围均有分布,以地名人名著称的就有:杭扇、曹扇、吴扇、川扇、歙扇、弋扇、潘扇、方扇、黄扇、青阳扇、溧阳歌扇、丰润画扇、武陵夹纱扇、金陵柳氏扇、尹氏纸麦扇等繁多的名目。清代是折扇大发展时期,从文人画扇这一主流,可划分出以黑纸扇、游鉴扇和戏画扇等为典型的工艺扇,女人用的米扇等。随着扇本身的发展,又有了扇袋、扇坠和扇盒等附属工艺品。
    及至近代,杭州成为了我国的制扇名城,故有“杭州雅扇”之说。最著名的制扇家当属“王星记”,迄今已有150年历史。王星记的做工非常讲究,一般的扇子都要经过糊面、折面、上色、整形等十六道工序。其生产的黑纸扇以棕竹和桑皮纸作材料,既可搧风取凉,又能遮阳遮雨,故有“一把扇子半把伞”之美称。王星记的扇子曾作为进贡皇室的贡品,与丝绸、龙井茶齐名被誉为“杭州三绝”。该厂有一把微雕小楷“唐诗三百首”的真金全棕黑纸扇,曾轰动1982年世博会。京剧大师梅兰芳在饰演《贵妃醉酒》中的杨玉环时,手里拿的那把黑纸花扇,便是王星记为他特制的真金贴花扇。
    文人题画是扇文化的另类推手
    文人与扇结缘,是从题诗作画切入的。最早的一次出现于三国时期。据唐代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所载,主簿杨修为曹孟德画扇,不小心洒了几滴墨在扇面上,机智的杨主薄灵机一动,就着墨点画了几只苍蝇,这就是“画扇误点蝇”的故事。此外,《晋书•王羲之传》有一则王羲之为老妇题扇的佳话。当时有位“老母”,“持六角竹扇,求书于王羲之”,“羲之为书五字”,老妇很有经济头脑,转身售出,售价已从原来的十二文涨至“百文”。今浙江绍兴蕺山南边有“题扇桥”,相传便是王羲之题扇处。
    上面讲的两则传说都属于无心题画,而到了明清时期,文人墨客题扇画扇已成为一种时尚,更有卖扇藏扇之风随之兴起,中国的扇文化开始蔚为大观。最著名的题画家当属唐寅,此公诗书画三绝,求为题扇者挤破了门。但唐寅生性孤傲,豪放不羁,绝少有人求得一字一画。此外恽寿平、郑板桥、金农、石涛、任伯年以及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傅抱石、李可染等都是题扇画扇的艺术大师。眼下这些名家的翰墨丹青扇子,每柄价值都高达数万,乃至数十万元。
    老舍先生平生热衷于收藏书画扇,几十年来,他集得的扇子有数百把,其中有明、清和现代书画家题诗作画的扇子,亦有戏剧名流的书画扇。郑逸梅先生爱扇成癖,视扇为“书画皆绝的珍品”。他最爱章太炎的篆书扇和吴湖帆所绘有绿梅的书画扇。当代女作家叶文玲有藏古玩的雅好,书画扇亦在她的收藏之列。她书房的书橱中有把扇画,上有刘海栗题写的“清风”二字,冯友兰题写的“明月”二字,裴艳玲书写的“乱石崩云”四字,华君武所绘的幽默画,曹禺的题诗等等,叶文玲非常珍爱。
    最特别的当属明代书画家董其昌书写的《白羽扇赋》了:“开元二十四年夏,盛暑。敕高力士赐宰臣白羽扇。九龄与焉,立献赋曰:当时所用,任物所长。彼鸿鹄之弱羽,出江湖之下方,安知烦暑,可至清凉。岂无纨素,彩画文章。复有修竹,剖析毫芒。提携密迩,摇动馨香。惟众禽之在御,何修翮之敢当。伊昔皋泽之时,尔有凌宵之志。苟效用之得所,虽舍生而何忌?肃肃鸟羽,穆穆微风。纵秋气之所移夺,终感恩于箧中。”这篇赋,其实是一篇鸿鹄飞禽的祭文,通篇流露出作者感物伤怀的怜悯之心。董其昌的书法更增其影响与价值。
    最感人的当属“桃花扇”了。《桃花扇》是清初作家孔尚任经10余年苦心创作,三易其稿写出的一部传奇剧本。该剧以明代才子侯方域来江南创“复社”邂逅秦淮歌妓李香君,两人陷入爱河并赠送题诗扇为主线,魏忠贤的亲信阮大铖陷害侯方域,欲将李香君许配他人,李不从而撞头自尽,血溅诗扇。侯方域的朋友杨龙友利用血点在扇中画出一树桃花。那一树怒放的桃花,正是这个地位低下的青楼女子正直坚贞的写照。“桃花扇底送南朝”,这把扇子映出的是个人的际遇和历史的沧桑。
    上述讲的都是史传书载,而我见到实物的是咱婺源当下书法家黄红灯先生的扇面题字,黄先生功于行草,颇有羲之米芾之风骨。他的扇面题字稳而不俗,险而不怪,老而不枯,润而不肥,别有一种飘逸超迈的气势,沉着痛快的风格。他的几幅作品曾在县新华书店的窗橱中展出,吸引了众多爱好者的目光。我曾很荣幸地得到黄先生赠送的一《水墨册》,内有两幅团扇的扇面画,直径各27公分,画中是写意的对虾,嬉戏于水草间,栩栩如生。此册自然成为我的最爱。
    美女英雄是扇文化的特殊载体
    描写宫女团扇最出名的,我以为当推晚唐诗人杜牧,他的《秋夕》这样写道:“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无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这首诗写出了宫女孤独的生活和凄凉的心境。其中“轻罗小扇”一句有三层含义:一是古人说腐草化萤,虽不科学,但萤总生于野草丛冢间。如今宫女住的庭院有流萤飞动,其环境和生活的凄凉可想而知。二是从宫女扑流萤的举动看亦可以想见她们的寂寞无聊,无事可做,只能以扑萤来排遣那孤独的岁月。她迈着小脚,扭着纤腰,用小扇一下一下地扑打,似乎想驱赶包围她的孤冷与索寞。但这又有什么用呢?三是手中的轻罗小扇具有象征意义。扇子本是夏日扇风用的,“天阶夜色凉如水”,还用扇子干嘛?因此古诗常用秋扇比喻弃妇。相传汉成帝妃班婕妤为赵飞燕所谮,失宠后住在长信宫,写了一首《怨歌行》:“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王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飊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以此表达对自己被弃的不平。“谁言团扇妾,独坐怨秋风”李白的这两句诗也是为班婕妤们打抱不平的。 
    与此相关的还有唐人王建的《宫中调笑》:“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管弦,管弦,春草昭阳路断。”这首词也是感叹“红颜未老恩先断”,是一曲弃妇的挽歌。
    “短篱水面残红满,团扇风前众绿香”(范成大),这仿佛是一种意境。“飒如松起籁,飘似鹤翻空。盛夏不销雪,终年无尽风。引秋生手里,藏月入怀中”(白居易),这仿佛又是一种意境。
    最令人仰慕和崇拜的意境是:“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英雄豪气与才情。其实,真正“羽扇纶巾”的大智慧大英雄是诸葛亮。据《羽林》记载:诸葛武候与宣王在渭边,将战,武候乘素舆,葛巾,白羽扇,指挥三军,三军皆随其进止。这里我们似乎看到:诸葛亮羽扇纶巾,谈笑风生,舌战群儒于东吴,七擒孟获于化外,轻轻挥动洁白的羽毛扇就挥来了东风,挥来了满船的箭,也挥来了蜀国的一分江山。我手中有一张毛泽东摇着大蒲扇与延安农民谈心的照片,毛主席的豪气才情真的不让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令人敬佩而又亲切。
    汉钟离坦胸露腹,摇着一把芭蕉扇,怡然自得。济颠和尚背插一把破蒲扇,腰悬酒葫芦,亦醉亦醒。铁扇公主罗刹女手执芭蕉扇,一扇息火,二扇生风,三扇下雨,火熖山就是她的生财宝地。扇子,拿在谁的手里就是谁的工具或饰物,也就形成了不同的风格与流派,或黯然销魂,或风流倜傥,或孤高落寞,我放荡不羁。大俗即大雅,大雅即大俗,扇有各式,人有九等,然扇还是扇,雅俗分野,盖用情异也!
    扇,在历史长河中与人的情感、生活息息相关的扇子,和风筝、茶、酒、书画等物品一样,有着鲜明的中华民族的印记。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不管时代如何变迁,电器如何风行,扇子的功能与价值永远不会被取代——我相信。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