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乡婺源 > 文化看点

古老而多彩的婺源方言

发布时间:2007-04-24 00:00:00  作者:吴进彬  来源:婺源内刊  点击数:载入中…

 

读大学时,导师曾与我论及婺源方言,他认为婺源话属北方语系,当时我并不能理解。现在细想,导师的话也许是对的。因为婺源的先民大多系唐末因黄巢之乱而南迁的北方移民,虽经千百年演变,一方面被吴楚方言及当地山越土著文化侵染同化,另一方面又顽强地保存了北方语言的一些特质。婺源方言中除没有儿化韵外,其它方面与南方语音差别较大,似乎更接近北音。个别词的语音与普通话几乎没有差别,如:之,挠、腔、哼、恨、刚、布置、事实,可恶等。如果用古老的反切法来给婺源方言注音,会惊讶地发现,她与普通话竟如此一致。例:贡:古送切;烘:呼东切;孔:康董切;笼:卢红切;佩:蒲昧切;去:丘倨切。如果用婺源方言念古诗词,你更会惊讶地发现,她比普通话更合韵。例如,最近纪念工农红军长征七十周年,毛泽东的七律《长征》常被诵读。《长征》诗依次押韵为:难、闲、丸、寒、颜,若用现代普通话读,难、丸、寒押an韵,而闲、颜押ian韵;若用婺源话读起来,则五韵完全一致。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婺源人即使是乡间妇孺,听、说普通话都没有什么障碍的原因吧!

生活在婺源的人知道,婺源东南西北四乡的语音区别其实是很大的,北部方言中的“农”“林”难分,其后鼻音相当严重,而在婺源东部方言中,后鼻音又有一个奇特的现象:所有的ong韵都转化成eng韵,如宗、棕由zong转化为zeng,通、同由tong转化为teng,空、控由kong转化为keng,而声母zh、ch、sh则全部转化成z、c、s,没有r的发音。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普通话中,入声字已经全部消失,并入其它声调中,而婺源方言却保留了许多入声字,如:屋、烛、屑、叶、乏等等。

在词语的运用上,婺源方言表现得相当古朴而儒雅。除人们熟知的如:东司、出恭、承让、大小乔、没者也、有亦无、不对榫等极富历史文化内涵的词语外,我发现,婺源人对“之”字的理解与用法特别接近古汉语。1、“之”可用在句末,作语气助词,表示已成,相当于现代汉语的“了”。如:吃之,去(ké)之、没(mé)之。这个用法,在婺源东部方言中,同样适用于“兮”,上述三词可以用“吃兮、去兮、没兮”替代,不影响词义。2、用在动宾之间,仍然有助词“了”的意义,读时重音放在动词上。如:陷之事、去之货、有之饼等。此外,古汉语中不常见的“相”代第一人称的情况,在婺源方言中也可以找到,如“相帮”,不是相互帮助,而是“帮我一把”的意思。事实上,婺源普通百姓的许多日常用语用词,大多可以在古代典籍中找到印证。下面略举几例:侵早:小弟有封书信,奉烦一寄,明日侵早送到贵寓。《喻世明言第一卷》。担阁:偶为小事缠住身子,担阁了表弟一日。《喻第二卷》。惫懒,也写作“皮瘌”,顽皮的意思:王婆便走过来道:“你这蛮子,真个惫懒!”《醒世恒言第三十四卷》。些微:想起往日之事,不免流下泪来,些微谈了谈《红楼梦五十八回》。唆嘴:唐僧闻说,倒也信了,怎禁那八戒旁边唆嘴。《西游记二十八回》。魍魉:蛮不讲理、霸道之意:那知朱常又是个专在虎头上做窠,要吃不怕死的魍魉,竟敢来放对。“《醒三十四卷》。带挈:二来指望家主有个发迹之日,带挈风光《醒三十五卷》。帮衬:又是撒漫的手儿,帮衬的勤儿《警世通言三十二卷》。眼孔浅:长儿是小厮家,眼孔浅《醒三十四卷》。嫩刮刮:嫩刮刮的一身肉,细娇娇的一张皮,且是好个和尚《西游记二十八回》。泾渭:那平氏容貌,虽不及得三巧儿,论起手脚伶俐,胸中泾渭,又胜似他。《喻第一卷》

除了古老外,婺源方言还是非常丰富多彩的。在婺源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有个过路人忽遇大雨,在亭中躲避,这时在田里劳动的农人纷纷进亭躲雨,每人都说自己被忽然而至的大雨淋湿了,但一二十人的话没有一句是完全相同的。其丰富如此,决非虚妄。这里,我想就婺源方言中的叠字运用和成语、俗语作一点说明和拾贝。

婺源方言中的叠字多用于形容词,表示程度的加强。如:甜津津(音zěn)、苦醨醨(音lí);稠搅搅,稀淌淌;细珍珍、粗蒿蒿;慢偷偷、急熊熊;松哈哈、紧扎扎;香喷喷、臭哄哄(音hèng);乌兮兮(音xì)、绿翡翡(音fì);穷岌岌、死没没……

婺源方言中的成语以三言与四言为多,其中四字成语多为平列式联合短语。如三字成语有:没者也、有亦无、不对榫、没名堂、千家谴、白白理、没下烧、陷之事、去之货、择面相、好嬉相……四字成语有:扯皮扯叶、木里木托、豫等豫贴、舌里舌鸽、学里学样、神里神气、好里好高、痴不丢修、泾渭不清、皎皎洁洁……更多的成语是没法用汉语文字译出或是不太文雅的哩语,在此不一一例举。婺源的俗语特别丰富,几乎每个婺源人张口就有。这方面,毕新丁先生在《婺源风俗通观》中作了很好的收录,我这里再作如下补充:

痴想他人物,难保自己财。肥田鸡屎壅,腊肉素油浇。好花开一树,瘌痢瘌一家。虱多不痒,债多不穷。骂人不痛,屎窟放铳。秋狗不摇尾,牯狗不上身。乌龟做得活,猪肉老大钵。归收不尽,吵闹四邻。信得肚皮卖了屋,信得先生(算命先生)日日哭。一斗螺蛳三斗壳。细人望过年,大人望赚钱。太公八十八,别笑人家猪头(独眼)眼瞎。狗对屎缸发誓。一代亲二代邻,三代不认得自家人。一床被不盖两样人。矮仂矮,肚里一肚解。老鼠眼寸寸光。处处日头晒人,处处雨滴人……。

婺源是一部大书,而婺源方言是这部大书中的华彩章节之一。我虽生于斯长于斯,解读了六十年,仍然未能穷其奥妙。写下上述一鳞半爪,只是希望引起邑人的兴趣,多一些人来作这方面的研究,如此则善莫大焉。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