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婺源新闻

正面战外围剿:天使妈妈谁厉害?

发布时间:2020-02-18 09:31:53  作者:  来源:  点击数:载入中…


    “我的天使妈妈去了武汉人家,厉害吧!?”

   “我的天使妈妈去了武汉归来的人家,更厉害吧!?”

     那天,我从妈妈的电话里得知女儿与侄女又在为各自的“天使妈妈”争执不下时,沮丧的情绪顷刻间愉悦起来,——我是女儿心目中“厉害的天使妈妈”呀!尽管当天的遭遇至今都难以释怀——

     那天凌晨4点30分,得知大名府小区有一家人刚从武汉归来,尚未作医学监测,我当即叫醒同在单位吃住的同事小俞,与我一同骑上电瓶车,匆匆前往。由于该小区落成时间不长,住户较多,路况也不熟,我们七问八问,才找到入口。谁知车轮竟然撞上大门边的一块大石头,结果车坏人伤,只好擦擦血忍痛步行。谁知,那胡姓人家死活不让我们进门。好在社区干部随即赶到,好说歹说才肯让我们两个穿白大褂的进家。万万没想到,当轮到给他家小儿子监测体温时,当爸爸的“啪!”地一拍桌子:

     “你们这是形式主义,真正的传染源!成天进进出出的,影响我家的声誉……”

      刹那间,我瞥见小俞的眼里满是泪水,而我流血与疼痛的又何止是破皮伤口!但是,一想到这是本职工作,我们选择忍,忍,一忍再忍!我们心平气和的给他们作解释,作宣教。不知是精诚所至,还是认清了形势,他们一家后来居然十分配合,直至解除留观。

       2月6日傍晚,我临时得知弟媳齐秋梅即将赶赴武汉驰援抗疫,书记、县长等主要领导都去为她壮行。我急忙请示单位领导,并获到十分难得的2个小时,算是特批的送行时间。

      我马上通知先生一同匆匆赶往中医院。谁知等我俩赶到,她的车已于6点30分走了,我俩仅仅迟到了10分钟。

      “要不,我们去看看女儿吧,都这么多天没见到她了”,先生的话勾起了我的思亲情愫。我俩于是改道朝妈妈家走去。是呀,自从年前抗“疫”战打响以来,天天上“阵”,我只好临时又将她“搭”在妈妈家里。

      刚走到世纪华庭大门口,先生突然细细地打量着我,良久,轻声说到:

      “你刚上班回来,又没换衣服,万一……”

        我放慢了脚步,心想:在这人人自危的非常时刻……我不敢多想,立即停下脚步,“我还是回去上班吧,时间也快到了”,尽管我心里有一百个不舍。

       不久,我就频频收到弟媳从武汉、从随州转发来的工作现场图片、视频。每次一看到屏幕上的天使妈妈们、医护人员们,不,是全国上下都在为铲除瘟神而作着奋不顾身艰苦卓绝的努力时,我每每被这种感天动地的仁爱精神感动得热泪盈眶,彻夜难眠。我分明又看到了一个繁花与共的春天正向我们疾步而来。

        那天黄昏,随着蚺城街道君上名府小区苏某某“新冠肺炎”得到确诊和收治,小区内的居民议论纷纷、惊慌失措,相关单位纷纷赶来。我与同事小俞紧张地提水配制消杀药液。长时间提拿四五拾斤重的东西走来走去,也不是件容易事,两个小时下来,我俩都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感觉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不敢有片刻的停歇,我们又马上投入到上门监测体温、安抚居民情绪、讲解防护措施的工作中……这时,我又接到先生的电话——

      “女儿问你下班没?她俩又为‘谁家的天使妈妈厉害’争执起来,她让我一定要问问你,到底谁家的天使妈妈更厉害?”

        我放下物件,快速走到一边,一字一句的对先生说——

         “你一定要告诉女儿,不管是奔赴武汉人家的天使妈妈,还是奔赴武汉归来人家的天使妈妈,所有在抗疫一线的天使妈妈们都十分厉害!”

       “是的,所有在抗疫一线的天使妈妈们都十分厉害!”电话那端传来了先生坚定而有些颤抖的声音。(江西婺源蚺城卫生服务中心  江小莺)

【编辑:单长华】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