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国际

这代农民工不一样:平均收入上涨 城镇归属感较稳定(图文)

发布时间:2019-05-16 08:52:35  作者: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点击数:载入中…

总量增加,平均收入上涨,城镇归属感较稳定——

这代农民工,就是不一样

江西省南昌市洪都大道高架桥建设中,农民工兄弟们正齐心协力穿高架桥钢索。

黄建军摄(人民视觉)

日前,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大杨镇计生协、十张村联合辖区医院开展“维护人人健康迈向全面小康”免费体检进工地活动,免费为农民工测量血压、血糖,并提供内科、外科等专科检查。

葛传红摄(人民视觉)

在北京亦庄经济开发区一建筑工地,工人们利用身边废旧材料实现自己的奇思妙想。

本报记者徐烨摄

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的《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农民工总量为28836万人,比上年增加184万人,增长0.6%。近3亿农民工有哪些新特征?主要从事哪些工作?收入状况如何?他们是否融入了城市?

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农民工占全国农民工总量的51.5%——

“新生代”占比连续4年上升

在吉林省长春市一家医院做护士的陈盼来自农村,高中毕业后她选择了报考专科院校,学习护理专业。被问及农民工的话题时,她感到诧异:“我以为只有进城到建筑工地等从事体力工作的才叫农民工。”

像陈盼一样对农民工这一概念存在认识偏差的不在少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指出,农民工是指户籍仍在农村、在本地从事非农产业或外出从业6个月及以上的劳动者。2018年在乡内就地就近就业的本地农民工11570万人,比上年增加103万人,增长0.9%;到乡外就业的外出农民工17266万人,比上年增加81万人,增长0.5%。

从年龄结构来看,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新生代农民工占全国农民工总量的51.5%,比上年提高1.0个百分点,占比连续4年提升;老一代农民工占全国农民工总量的48.5%。在新生代农民工中,“80后”占50.4%;“90后”占43.2%;“00后”占6.4%。

来自四川的王鹏是“90后”农民工中的一员,高中毕业没多久就来到北京。“我在北京的5年间干过很多工作,包括饭店服务员、小区保安、工厂职工等,直到当快递员,工作才开始稳定下来。”王鹏说。

如今,像陈盼、王鹏一样从事服务业的农民工越来越多。《报告》显示,2018年从事第三产业的农民工比重为50.5%,比上年提高2.5个百分点。其中,从事住宿和餐饮业的农民工比重为6.7%,比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从事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的农民工比重为12.2%,比上年提高0.9个百分点。

农民工的另一个重要特征是大专及以上学历农民工占比继续提高。《报告》显示,在全部农民工中,未上过学的占1.2%,小学文化程度占15.5%,初中文化程度占55.8%,高中文化程度占16.6%,大专及以上占10.9%。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农民工所占比重比上年提高0.6个百分点。

2018年农民工月均收入3721元,比上年增加236元——

收入提高但不同地区有差异

收入提高是王鹏从事快递工作的重要原因。“我所在的网点主要服务于高校和小区,人口较为密集,收发件数量能得到一定保障。基本上每个月的工资都在6000元左右,‘双11’、‘双12’的时候快递数量多,工资会高些,但那阵子也比较辛苦。”王鹏说。

近年来,农民工月均收入整体呈稳定增长的态势。《报告》显示,2018年农民工月均收入3721元,比上年增加236元,增长6.8%,增速比上年提高0.4个百分点。分行业看,制造业、建筑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收入增速分别比上年提高1.9、1.1和0.1个百分点;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收入增速与上年持平;批发和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收入增速分别比上年回落0.4和0.8个百分点。

任世正是贵州省遵义市一处建筑工地的钢筋工,他每月的工资并不固定,取决于当月工作天数。目前平均下来月薪能达到5000元,较去年增加了500元左右。

《报告》显示,2018年外出务工农民工月均收入4107元,比上年增加302元,增长7.9%;本地务工农民工月均收入3340元,比上年增加167元,增长5.3%。外出务工农民工月均收入比本地务工农民工多767元,增速比本地务工农民工高2.6个百分点。

提到离开家乡外出务工的原因,王鹏说:“肯定是因为这边的工资比较高,尽管生活成本也不低,但是节省点用,每年攒下的钱还是要比在老家的时候多不少。另外也是想趁年轻的时候多出来看一看、闯一闯。”

分区域看,在东部和中部地区就业的农民工月均收入增速加快。其中,在东部地区就业的农民工月均收入3955元,比上年增加278元,增长7.6%,增速比上年提高1.2个百分点;在中部地区就业的农民工月均收入3568元,比上年增加237元,增长7.1%,增速比上年提高0.7个百分点;在西部地区、东北地区就业的农民工月均收入增速则出现不同程度的回落。

任世正说:“我现在每月工作25天左右,每天工作10小时。而在广州从事同等强度和时长工作的同乡,月薪能达到近7000元。”

同样的情况陈盼也有提及:“大学毕业时有好几个同学选择去南方,当时签工作的时候他们的工资普遍比我高。我的一个室友去了深圳,她现在的工资比我高1000多元吧。”陈盼说。

2018年进城农民工人均居住面积20.2平方米,比上年增加0.4平方米——

让农民工真正成为城市“本地人”

农民工收入提高的同时,相关保障也进一步得到增强。以居住情况为例,《报告》显示,农民工人均居住面积继续提高,享受保障性住房比例提高,居住设施不断改善。

具体来看,2018年,进城农民工人均居住面积20.2平方米,比上年增加0.4平方米。在进城农民工户中,2.9%享受保障性住房,比上年提高0.2个百分点。在进城农民工户住房中,有洗澡设施的占82.1%,比上年提高1.9个百分点;使用净化处理自来水的占87.7%,比上年提高0.7个百分点;独用厕所的占71.9%,比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能上网的占92.1%,比上年提高2.5个百分点;拥有电冰箱、洗衣机、汽车(包括经营用车)的比重分别为63.7%、63.0%和24.8%,分别比上年提高3.6、4.6和3.5个百分点。

江荣昌家在东北,两年前孩子考上大学后,夫妻二人便一起在山东的一家养殖场内工作。江荣昌说,在这里上班每天都有工资赚,一年下来比在家务农能多攒不少钱。“我们住的地方,电视、冰箱、洗衣机都有,还能上网。”

孩子教育方面,《报告》显示,进城农民工随迁儿童教育情况有所改善,具体表现为3-5岁随迁儿童入园率提高,义务教育阶段随迁儿童在政府支持的民办学校就读比例提高。

对于留守儿童,不少地方采取措施提高保障水平。如四川已在80万以上人口大县(市、区)中统一设置农民工服务机构共64个,服务覆盖1500万农民工。

四川省眉山市仁寿县有人口150余万,外出农民工达41万人。该县农民工服务中心主任刘刚介绍,服务中心有25个联系成员单位,包括人社、交通、教育等部门,中心统筹部门对“留守妇女、老人、儿童”进行服务。

“过去出门打工,最揪心的是家里一老一小,现在有了农民工服务中心,家里的事也放心了。”仁寿县农民工代翠英说。

《报告》还显示,进城农民工城镇归属感较为稳定,38%认为自己是所居住城镇的“本地人”,与上年持平。进城农民工组织化程度进一步提高,26.5%参加过所在社区组织的活动,比上年提高0.9个百分点。

日前出台的《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明确要求,提升城市包容性,推动农民工特别是新生代农民工融入城市。规范招工用人制度,消除一切就业歧视,健全农民工劳动权益保护机制,落实农民工与城镇职工平等就业制度。

此外,在技能培训、工资保障等方面,相关部门也在积极行动。人社部年初印发的《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2019—2022年)》提出,到2022年末,普遍组织新生代农民工参加职业技能培训,提高培训覆盖率;普及职业技能培训课程资源,提高培训可及性;普惠性补贴政策全面落实,提高各方主动参与培训积极性。司法部近日出台意见,要求认真做好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有关工作,争取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的行政法规年内出台。

刘欣邱海峰

【编辑:万俊奇】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