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万象

“高楼爬楼族”动机调查:为什么爬?什么人在爬?

发布时间:2017-08-14 08:12:14  作者:杜晓 涂陈昊  来源:新华网  点击数:载入中…

  原标题:“天津爬楼攻略”引热议记者探访“爬楼族” 高楼摄影师自曝“爬楼圈”种种隐情

  调查动机

 

  爬高楼,已然从国外来到我们身边,近来流行网络的“天津爬楼攻略”就是例证。不过,看似惊险、刺激、炫酷的爬高楼,远比我们想象中可怕,不仅涉及爬楼者的安全,还涉及公共安全等诸多法律问题。

  近日,有网友发布了“天津爬楼攻略”,在网上引发争议。

  近年来,爬高楼在一些年轻人中间悄然流行。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爬高楼?爬高楼可能带来哪些问题?《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登上高楼的感觉非常棒”

  “天津爬楼攻略”的前言写道:“爬楼一定要注意安全,……好好享受吹来的风还有城市的夜色吧。”

  “天津爬楼攻略”首先介绍的是君临大厦:“在意式风情街旁边靠着海河曾经一度是摄影爱好者和爬楼爱好者的圣地,2014年之前楼顶是完全开放的,可以纵览天津的主城区、天津之眼、天塔等标志性建筑,但是由于人太多,之后楼顶就设立了监控。”

  究竟是什么人在爬高楼?

  在一款知名问答App上,有人这样解释,“最早是摄影爱好者,他们为了拍出好看、特别的城市照片而爬上高楼,但是大多时候高楼的天台是被锁住的,于是有些摄影师就铤而走险”“接着就有人为了爬楼而爬楼……美名其曰为攀登生命的高峰,只有在临近死亡的时候才能体验生命的珍贵”。

  成峰是北京市一所高校的在校大学生,同时也是一名高楼摄影师。

  成峰从今年3月开始拍摄城市风光,并且逐渐喜欢上了高楼摄影。

  “城市风光是摄影的一种形式,能记录这个城市的繁华与变迁,镜头捕捉的可能是高楼林立的CBD,也可能是低矮的居民区。在高处,你会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能够使心灵得到自由的释放,同时也是一种提高摄影技术和缓解压力的好方法。”成峰说。

  记者询问成峰究竟爬过哪些楼,成峰拒绝回答。他只是简单解释,“恕我不能具体告知爬过哪些楼,机位的保密性使爬楼者一般不透露机位,同时也是保留机位和不惊扰居民的无奈之举”。

  王永明也是一名高楼摄影师,他从2015年开始从事高楼摄影。

  “登上楼顶的感觉非常棒,建筑、车流和忙碌的人,给我带来的不只是拍摄建筑美景,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挑战。”王永明说。

  王永明告诉记者,他曾经去过中国尊、国贸三期B座、银泰中心等高楼。

  跳到天台又从居民家返回

  在网上进行搜索,可以发现大量爬高楼者拍摄的照片,中外都有。

  网上曾流传俄罗斯青年徒手攀爬深圳在建的660米高平安国际金融中心的视频,看着令人心惊。

  此外,还有在高450米的南京紫峰大厦楼顶塔尖上拍摄的视频。在这段视频中,4个年轻人徒手爬上南京紫峰塔顶,并且还单手脱开做出一些惊险动作。

  无论是对于爬高楼的人还是就旁观者而言,安全是最受关注的。

  “爬楼的安保措施的确很重要,但我要强调的是爬楼不等于极限运动。爬楼的目的是拍出美丽的城市风光,而不是在楼上肆意游乐和进行极限运动。我们只会在天台边缘安全地点拍摄,会佩戴安全帽,一般不会有危险。”成峰说。

  “保护措施基本是对器材的保护,自身的话一般在天台或者楼道相对比较安全,不会玩极限出格的动作。”王永明说。

  即便如此,对于爬高楼者来说,也会有一些比较刺激的回忆。

  去年,王永明在天津为了一张照片犹豫半个多小时,最终选择从两层楼高的高度跳下天台。“天台上空无一人,而且也不知道地形如何,但就是跳下去了,当时完全没有想自己能不能回来。”王永明说。

  拍完照片后,由于没有大面积受力点,王永明弄得筋疲力尽也没能从天台爬上去。

  无奈之下,王永明和天台住户商量后从人家厨房钻了回去。

  “当时人家一家子在打麻将,人挺好的,对我说‘没事,你进来吧’。”王永明说。

  事后,王永明一想起这一幕就有些后怕。

  “现在很求稳,生命宝贵,即使那个地方不危险或者有把握,也不要轻易尝试。”王永明说。

  成峰在爬楼过程中还没有碰过比较危险或者尴尬的事,更多的是成功的喜悦。

  “国贸全景那张照片我是第二次拍摄的,第一次没能如愿,我一般不会重复去拍同一个地点,但是为了一张全景我还是第二次徒手攀爬了50多层高的大厦,同时结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非常愉快。那张图修了一整天,后来参加一个摄影比赛还获得了风光组冠军,可以说这都源于对城市风光的热爱和毅力。”成峰说。

  物业人员收高额“通行费”

  尽管爬高楼者逐渐增多,但是对于爬高楼者来说,更习惯于单独行动或者少数人行动。

  “视具体情况而定,可能单独踩点也可能和朋友同行,但是人不会太多。参加的人太多,会太张扬还可能打扰居民。”成峰说。

  “独立摄影比较多,一般是自己找机位,大多是碰运气,不会通知相关人员。”王永明说。

  除了安全问题之外,高楼管理方也是爬高楼者必须面对的。

  “大厦或小区物业有时也会阻拦,这时我们一般会听从管理,因为物业人员也有他们的职责。”成峰说。

  通常情况下,父母也会干涉。“父母会觉得很危险。”成峰说。

  在爬高楼者增多的同时,一些问题也显现出来。

  “我认为目前高楼风光摄影存在一些问题。首先,摄影师只是为了拍摄风光照片并没有其他目的,但有些人总想在楼上拍摄一些自己的极限照片甚至毁坏公物和扰民,这就导致很多机位被封同时也给爬楼爱好者带来不良影响。其次,安保物业人员劝阻爬高楼是职责,但最近出现了物业管理人员向爬楼者收取高额‘通行费’的现象,我认为这有失职责。”成峰说。

  “大城市管理都比较严格,尤其在特大城市。另外,现在爬楼的人太多,有‘极限党’、学生、社会人士、退休大叔等,其中不守规矩的人太多。就我个人来看,做一个出色的城市风光摄影师不光是照片拍得多出色,还要低调摄影,勿忘初心,保护机位,不成群结队,做一个合格的摄影人。”王永明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采访对象为化名)(记者 杜晓 实习生 涂陈昊)

【编辑:万俊奇】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