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媒体看婺源

[江西日报]婺源:朱子文化“飞入寻常百姓家”

发布时间:2018-11-09 07:54:52  作者:朱 虹  来源:江西日报  点击数:载入中…

    □ 朱 虹

    婺源,是我下乡调研去过较多的地方,对于婺源,我是百看不厌,每次调研都有新的收获、新的惊喜。“中国最美乡村”的迷人气质是日新月异的,她的青山绿水、粉墙黛瓦,小桥流水、雕梁画栋总是与时代同步,散发着迷人的芳香。

    今年是朱子诞辰888周年,全世界研究朱子理学的专家学者、朱子后裔都格外关注。作为朱子故里,婺源发扬“主人翁”精神,倾力弘扬朱子文化,这既是书乡婺源的行动自觉,也是朱子故里的文化自信。金秋时节,我再次来到婺源,参加婺源纪念朱子诞辰888周年系列文化旅游活动,聆听朱子的声音、探寻朱子的足迹,对一代大儒的敬仰之情油然而生,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如果说,青山环绕、绿水荡漾,梯田花海、漫山红叶是“美丽乡村”无可替代的“颜值”;那么,“读朱子之书、服朱子之教、秉朱子之礼”则是融入“梦里老家”血液里的“基因”,是婺源厚重底蕴、文化自信的生动体现。

    婺源是朱子故里,其祖先世居徽州婺源(今属江西),朱熹先生多次强调他是婺源人。朱子理学崇儒重道,是婺源人恪守不变的传统。数百年来,朱子理学思想在婺源世代相传,留下了许许多多的文化景观,涌现出了诸多理学名家,奠定了婺源丰厚的人文色彩。自宋至清,全县考取进士552人,仕宦文人学士著作3100多部,其中172部进入《四库全书》,7位名人入选《辞海》,书乡婺源文星璀璨、辉耀中华。

    “历数唐尧千载下,如公仅有两三人。”南宋淳熙五年(1269年),宋度宗诏赐婺源为“文公阙里”,和“孔子阙里”并列,由此婺源被誉为“江南曲阜”,确立了北有孔子、南有朱子,泰山和武夷山双峰并列的格局。这是书乡婺源的至高荣耀,是婺源独一无二的文化品牌。9月21日晚,在以砚台为舞台、青山为背景、月亮为点缀的梦里老家露天剧场,一场《阙里金秋》大型演出闪亮登场。乡贤篇、乡风篇、乡乐篇等精彩表演,用“声、光、电”等现代技术,将朱子与婺源的故事演绎得淋漓尽致。全球首家朱子学数据库上线、《朱熹书法全集》面世、徽剧大戏《朱子还乡》发布……一道道丰富的“文化大餐”无不展现出婺源人对复兴阙里荣光的孜孜追求。

    这个金秋,对于婺源而言,不单是农业的丰收,更是文化的丰产,城乡处处再次掀起了“朱子热”:不用说家家晒朱子家训、处处办朱子讲堂、人人吟朱子诗词;也不用说朱子中学揭牌、朱子文化讲座……单是走一趟“朱子研学之路”,就让人梦回千年,不知今夕何夕。

    相对于观看演出,享受“视觉盛宴”,我更愿追随朱子的脚步,来一场穿越千年的文化之旅,感受“心灵体验”。

    婺源的朱子遗迹,主要以老县城为中心,文公庙、虹井、廉泉、熹园、朱子一世祖墓、文公山等文化景观,为婺源千年古城增添了厚重的“文化卖点”。虹井位于朱家故宅,虽然青石井沿被打水绳索摩擦得“体无完肤”,但是朱熹先生父亲朱松题写的井铭“道寓斯人,如水在地;汲之益深,有味外味”依旧保存完好。朱子曾两次回婺源,他走过的文公山、篁岭等,更是不可多得的天然美景。

    南宋绍兴二十年(1150年)春,朱熹先生第一次回婺源,一到婺源就寻访祭祀祖墓。当看到一世祖茶院公的坟墓破旧不堪时,朱熹先生心疼不已,并修葺了祖墓。在表弟程洵的陪同下,朱熹先生漫游到婺源县城东门旧城墙脚下,见泉水清冽,甘醇可口,遂挥笔在池边题写了“廉泉”二字。其时,已中进士两年即将步入仕途的朱熹,以“廉泉让水”的历史典故,来表达自己廉慎廉洁的心志。第一次返乡,朱熹先生还在同乡好友施伯州的陪同下,游览了婺源北部的灵岩洞。当逛到琼芝洞时,朱熹先生诗兴大发,在石壁上铭刻下迷恋故土的胸臆。时至今日,虽然部分内容已毁,但“吴徽朱熹”依然清晰可见。

    阔别故乡26年后,朱熹先生于南宋淳熙三年(1176年)再次回婺源省亲扫墓。第二次回婺源,朱熹先生踏上九老芙蓉尖(后称文公山)扫墓,在四世祖朱惟甫妻程氏豆蔻娘墓地周围,依八卦方位种植了24棵杉树,寓“二十四孝”之意。朱熹受婺源县令张汉邀请为县学师生讲学,为县学藏书阁题写《徽州婺源县学藏书阁记》,还将自己所著的书籍赠送县学。期间,朱熹先生与同乡交往甚欢,并为同乡题赠不少匾额、诗句,留下了千古佳话。

    “行万里路阅婺里山水,读千年书沐朱子遗风。”这次,我有幸在婺源慕名拜谒文公庙、参观虹井、游览廉泉、品味熹园,到朱子祖墓缅怀,踏上文公山瞻仰……足之所至,情之所生。踏上“朱子研学之路”,与一代大儒亲密接触,一种文化自豪之感油然而生。聆听朱子文化,“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朱子的学术体系“致广大,尽精微,综罗百代”。特别是,他合刊了《论语》《孟子》《大学》《中庸》,称为《四书章句集注》。元代以后,《四书章句集注》成为科举考试教科书,确立了朱子在中国教育史和思想史上的地位。在即将迈入21世纪时,全世界很多人总结过去1000年里最重要的历史和文化代表人物,提到了五个人,其中就有朱熹。朱熹之于婺源,为徽州古邑名人文化、理学文化、廉政文化、书院文化、文章节义文化等写下了无与伦比的一笔,为后人弘扬生态文明、引领研学旅游等方面开创了一片天地。

    20世纪80年代后期,著名历史学家蔡尚思提出“东周出孔丘,南宋有朱熹,中国古文化,泰山与武夷”。武夷山位于江西与福建西北部两省交界处,朱熹从十几岁起就居住在武夷山下。在蔡尚思看来,泰山与武夷山就是中国古文化的两大高峰和主要标志;在中国文化史和教育学上影响最大的,前推孔子,后推朱子。如果说,整个中国文化史上有两个集大成的人物,那么第一个是孔子,第二个就是朱子。

    婺源,因朱子而骄傲;江西,因朱子而自豪。令人欣慰的是,婺源人并没有因朱子而沾沾自喜、故步自封,而是奋发进取,努力保护绿水青山,深入挖掘历史文化,将朱子故乡打造成为海外游子的梦里老家,中国最美乡村。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自信是一切自信的基础。离开了文化,“中国最美乡村”就失去了支撑;有了朱子文化,“中国最美乡村”更加生动传神,为“江西风景独好”点睛。我们纪念朱子诞辰888周年,就要在重温朱子其人其学的基础上,进一步传承弘扬朱子文化,将朱子“存天理、道问学、尊经典、贵持敬、重官道、明家训”等优秀思想发扬光大。

    进入新时代,为更好满足群众对朱子文化的需求,就要搭建好一批载体,让人们去感受“生活化”的朱子,让朱子文化可看可读、可亲可敬,让朱子文化浸润人心、陶冶情操。当前,婺源紧锣密鼓开展朱子文化品牌建设系列活动:实施朱子文化“六进”(进机关、进学校、进社区、进乡村、进景区、进企业)工程;启动朱子家训、朱子祭祀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把朱子经典诗词谱写成适合各阶层特别是儿童传唱的歌曲;推进徽剧大戏《朱子还乡》排演工作;鼓励创作以朱子文化为背景,以朱子事迹为题材的文学、电视、电影作品等,进一步擦亮“朱子故里”“文公阙里”品牌。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为了聆听朱子、铭记朱子、感恩朱子,婺源实施了“一街、一园、一景、一院、一所、一刊”等朱子文化传播工程,城乡随处可见朱子雕像,以朱子命名的学校、道路、桥梁等,处处尽吹朱子文化新风。在朱子故里,一口古井、一处残垣、一座石桥都有一个故事、一段传说、一页文章,朱子文化就像空气一样融入百姓生活,它与徽文化和谐共生、融为一体,不奇崛、不突兀,润物无声、谦逊低调。

    在发展全域旅游过程中,朱子文化大有文章可做。文化是旅游的灵魂,文化与旅游相生共兴、相辅相成。中外许多地方旅游发展的经验表明,旅游与文化融合程度越高,旅游产品就越精粹,旅游吸引力就越强,旅游经济就越发达。依托“朱子故里”“文公阙里”品牌,婺源可以做好“朱子文化+旅游”文章。以举办纪念朱子诞辰888周年系列文化旅游活动为契机,通过“提炼一句主题口号、打造一台演艺节目、出版一套文化丛书、推出一条文化线路”等,塑造朱子文化旅游品牌,将极具吸引力、感染力的朱子文化特质展现出来,做好“媒体的嘴、名人的笔、网络的传播、百姓的口碑”等宣传推介文章,使之在消费群体中形成“第一印象”,进而成为游客出行的“第一选择”。

    当下,随着人们对精神生活的追求不断增长,文化日益成为支配旅游活动的精神支柱和旅游经济的重要引领。以文化为内容、以旅游为平台的文化旅游产业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生机与活力。婺源走好“朱子文化+旅游”之路,定能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的文旅融合成功经验,为建设“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贡献更大力量。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行走婺源,但见“十户之村、不废诵读”;但闻“诗书不可不读,礼义不可不知。子孙不可不教,童仆不可不恤。斯文不可不敬,患难不可不扶……”的《朱子家训》朗朗诵读声,让我们解读到了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婺源方案”。

    “美丽乡村绣新景,梦里老家织蓝图。”新时代,勤劳智慧的婺源人民以2967平方公里的土地为纸,以传承千年的朱子文化为笔,定能书写朱子故里锦绣华章,绘就文公阙里美丽画卷。

【编辑:万俊奇】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