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婺源 > 印象婺源

婺源花海:家花不如野花香

发布时间:2009-04-23 00:00:00  作者:佚名  来源:人民网·天津视窗  点击数:载入中…


  “生活就像一场旅行,不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看那连绵的高山,串珠式的平坝,深切的峡谷,高海拔的冰川,每一样都能满足我们对旅行生活的想象。在此,生活家小编特地为想出游的你准备了生活家出游指南,边玩边享受探险的刺激,背起包去体验在路上的感觉吧!

  你生在穷乡僻壤的大山深处,虽是荆钗布裙,但因为天生丽质,却使天下人为之倾倒。我,几千里外的东北汉子,为了你,竟飞越千山万水来一睹芳颜。

  大巴车在皖南赣东的群山中穿行,一片片黄花拥着白色马头墙的小村庄不时映入眼帘,便知道离你越来越近了。当在江湾下了大巴,便有等在那里的出租车接着我向更深的山里钻去,方知道,真正的美往往都是要费上力气去寻找的,就像苎萝山中的西施、中的美玉、深海中的珍珠……

  与我同乘一车的是一对年已七旬的河南老夫妇,男的姓沈,女的姓王。为了美,我们走到一起来了。

  顺着一条不知名的河流,在曲曲弯弯的山路向上急驰,新修的柏油公路却平稳异常。于是我就怀疑网上说的什么“沙石路、农用车”,全都是过时的资讯了。

  当拐过最后一道山口,眼前豁然出现一道宽大而幽长的山谷。而这山谷却是流金淌玉般地开满了油菜花,那壮观的景象真的让人震撼,让人心乱神迷,或者夸张一点说让人感到窒息。

  小车停在了一个叫西岸的村庄前,

  那里有一个新修好的停车场,还有一条新修的山路向更高的山上伸去。原来,在我们的前方有一道高高的山梁,山梁上才是因油菜花而天下闻名的江岭村,海拔一千多米。

  上山的路口被木杆栏着,有几辆小面的停在那里,喊价是每客10元拉到山上的江岭。不过从山上下来的人说,游人太多,江岭早已住满了人。于是我和老沈夫妇只得在山下寻找栖身的地方。

  好容易在岩前村找了一家住了下来。主人是一个善良的陈姓小伙子,他把新盖的小夫妻新房让出来给沈老先生夫妇住,而把虽然很旧,但却是他们结婚时的婚房让给了我。望着门上的大红喜字尚带着吉庆的气息,我的心也是暖暖的。

  放下背包,我就和沈老夫妇迫不及待地走进花海。此时阴着天,还时不时滴几滴小雨,但却一点也没有影响我们的游兴。

  说不上是地好还是品种好,这里的油菜长得又高又大,走进花丛里可以没腰,而且阵阵清香沁人肺腑——被鲜花包围的感觉真好!望着山坡上那层层梯田也都是清一色的鲜黄,就好像锦缎般的地毯铺着的楼梯,一阶一阶地向山上延伸,也许那就是神仙要走的路吧。偶尔看到几个少男少女在花中嘻戏流连,笑脸和鲜花相映生辉,便觉出,春天是多么的美好。于是,我们三位老人也都像返老还童了一般。

  一尘不染的黄背景下衬托着白墙黑瓦的房子,还有悠闲的水牛,相机的镜头真的迷茫了,不知道应该指向哪里……

  这一天我们一直逛到很晚才回到住处,而此时,小陈夫妻已经烧好了六七样菜等着我们。坐在餐桌上,喝着农家酿的米酒,吃着猪蹄炖鲜笋,唠着家常,真真地感受到了山民的纯朴。小陈说,江岭的风景每年只有一个月的好时期,而且道路四通八达,无法开办成一个收费的旅游区,所以各种设施都没有。只是今年,当地政府看游人实在太多,才新修了公路,新修了停车场,前两天刚刚完工,你们来的正好。作为我们农家旅店,也就这几天接几个客人,过了这几天花谢了就没人来了。于是,我又不免因鲜花总是要凋谢而伤感。

  第二天,我和老沈夫妻带上相机,坐上小面的,顺盘旋的山路而上直奔江岭。当汽车爬上山腰,从车窗向下望去,间黄色一收眼底,就想停车下去拍照。开面的的姑娘笑了起来:“一路都是这样,到山上更美,就怕你们拍不过来!等到了江岭,一步步下来时再拍会更好。”就这样,我们盘旋着跃上了江岭村。

  原来,江岭是一个座落在高山上的像牯岭一样的小山村。村中古树参天,四周油菜花遍地,梯田高低错落,田埂曲折回旋,新修的柏油路伸向江岭客栈,伸向和谐山庄,真羡慕住在这里的山民。

  再看那油菜花,开得热火朝天,惊天动地,是一幅立体的画,无声的诗,把青春挥洒得淋漓尽致。此时,天空蒙着淡淡的云,不怕逆光,正是向各各方向拍照的好时机。游客们手持各种相机,还有那专业的三角架一个个都支了起来,恨不得把所有美景都收入镜头。

  待到一步步走到山口的观景台,一群人站在那里向山下呆望,似乎忘记了身在何处。那满沟满山坡的花的梯田,连成了花的海洋,而东岸、西岸、岩前、岩后等六七个小村庄,就像是从花海中生出来的小岛一般。

  好容易挤进人群里把这一景观拍了下来,我们三人便顺着一条下山的小路一步步挪了下去,大有一步一换景的感觉。

  一路碰到的都是欢乐的人,人人又都把这欢乐传染给了别人,就这样伴着一路欢乐下到了山底。与老沈夫妻分手的时候到了,我往东回屯溪,他往西去南昌。分手前,我和老沈合了个影,背景当然是花。是花,让不相识的人相识。也许这一别再不能相见,可那又有什么呢,芳草,是我们共同的爱好那就足矣。

  记得离家时妻子问我:“为了看花,跑到几千里以外,值吗?”

  我说:“你不懂花的心。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能开几次花?”

  “五月里,咱家旁边动植物公园里的花不也都开了吗?”

  “可那是咱家旁边的花呀?”

  “啊,你原来也信奉‘家花没有野花香呀’!”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