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婺源 > 印象婺源

疏淡的田园诗

发布时间:2013-01-21 00:00:00  作者:沈嘉禄  来源:解放网-新闻晚报  点击数:载入中…

  浙江、福建有不少廊桥,名字各异,但命名为彩虹桥的也不在少数,这大概是古人的一种富有诗意的想象吧。但从婺源县城赶往大障山途中经过的这座彩虹桥,命名却有故事。据说在造桥过程中,清华村里的许多文人墨客都想给桥取个好名字,但无一被粗通文墨的村中老人认可。大桥到了封盖最后几片瓦的时候,正值傍晚时分,西边的山背上出现了一道亮丽的彩虹,夕阳透过云层,倒映在水中,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当时出资造桥的两兄弟见到此景,认为这是吉兆,立即叫村里人燃放爆竹庆贺,于是所有的人都认为取名彩虹桥最为恰当。

  很可惜,现在这座古桥已由私人承包,在桥上走一走得付25元。我其实很想上桥走一走,摸一摸老桥的栏杆,但车上大多数人对此桥不感兴趣。最后我只得下车,踩着湿漉漉的黄泥在河边拍了几张照。承包景点的老板知道大多数游客是“看白戏”的,在路边还种了许多竹子,密密地遮挡过路人的视线,给我们拍照造成不少麻烦。

  我在福建、浙江看到不少同样历史悠久、同样美丽的廊桥,都不收门票,桥是村民募集资金整修的,村规民约也写在桥亭的门楣上:不准在桥上放牛,不准停放棺材、不准焚烧香烛等,游人要看要摸自便。

  婺源之行,印象最深的就是李坑。回想起来这一路走来,好像就是为了见她一面,怯怯地问一声好。

  距婺源县城12公里的李坑是一个以李姓聚居为主的古村落,建村于北宋年间,至今八九百年了。

  读书改变命运,是古代中国乡土文化中颠扑不破的真理,安徽的人文气息脉尤为强盛。李坑自古也文风鼎盛、人才辈出,一共出过18位进士。自宋至清,仕官富贾达百人。南宋年间出了一位武状元,名叫李知诚。他的故居还作为景点开放,那是一幢明代的建筑,样式古朴,小小的院子里还植有一株老紫藤,抚摸它的老杆,梢头会不停地颤抖,到了夏天便开满浅紫色的花。才两三张席子大小的池子里,静水被铜绿色的苔藓掬起,沉潜着几尾当地特有的红鲤鱼,肥硕而安详。

  李坑,跟其他村落一样地少人多,所以明清时期不少村民外出经商。李坑村民的主体就是茶商和木材商,在上海、南京、苏州等城市经营,致富后回故里造房子,既可伺奉父母、安度晚年,也是光宗耀祖,这思路在封建社会的中国相当普遍,代表了一种主流价值观。那么,李坑的“外来务工人员”在外致富后,带回不少财富,在村里盖楼、修路、造祠堂,使李坑成为当时著名的消费型农村,有气派的建筑造了很多,蔚为壮观,被人称为“婺东第一村”。

  最近几年,为了开发旅游业,旅游公司在村口重建了一些寺庙和楼阁,但我们对假古董不感兴趣,径直往村子深处走去。

  一条小河从东向西贯通村子,水口保存完好,几株高大的樟树挺立在游客的视线中。这里有婺源最古的单孔砖拱桥“中书桥”。沿着小河两边,坐落着不少明清建筑,一律粉墙黛瓦、参差错落。沿小街的门面房都开了店,酒店、茶楼、土特产商店、工艺品商店、古董店满街都是。小酒坊的柜台还保留了一丝古意,老板娘将酒灌在贴有红纸的竹筒里,挂在墙上待沽,酒坊并取名“查记”。我问老板娘是否知道有个擅写武侠小说的作家叫查良镛?这酒坊与查氏家族有无关系?她惘然不知,只强调一点:我们祖上就姓查。

  河里有一小船摇来,船娘怀里抱着一个还在吃奶的小孩,款款地招呼游客乘坐。游客不坐,却掏出相机,船娘赶紧捂住孩子的脑袋大叫:“拍照要收线的! ”

  这条看来早在明清时就形成的商业街甚是繁荣,除了几处大户人家,里面有四水归一的天井、雕花的走马楼围栏、微拱的月梁等供游人参观外,还有申明亭横跨在街中。这座木结构的亭子,柱子和横梁已经风蚀严重,但匾额上三个大字倒清晰如昨。据说旧时李坑的村民但凡有纠纷,就来到这座亭子调解,族人中德高望重的老者出面主持公道,申明道理,矛盾就此化解,双方重归于好。

  再行几步,望见沿街楼房上挑出小姐花楼两座,雕栏精美无比,传说中抛绣球的一幕想必就在此上演。来自大城市的游人最爱在此留影,想象古代某位浪子的飞来艳福。因为绣楼被后人赋予了戏剧色彩,不少电视剧组在此借外景拍戏。现在绣楼成了游人最爱勾留的茶馆,如果不是急着赶路,三五知已挑一个临街的窗口,叫上一壶婺绿,再来几碟小食,让落日的余晖金灿灿地洒在身上,美美地消磨半日悠闲时光。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