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婺源 > 印象婺源

我眼中的婺源

发布时间:2007-08-30 00:00:00  作者:胡婕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随意翻阅大众杂志,总能亲切地见到几篇描写婺源风土的,可我想那些都是过客,而我则是土生土长的婺源人。
    婺源处赣,皖,浙三省交界,吴头楚尾,鱼米之乡。城很小,老街只需十分钟便能走完。几座低低的山围绕小城,山外又环河,从前的风水先生说周遭的山上藏有龙脉,只是找不到确切的方位。然而也是这些山使小城更加闭塞,遗留宁静,失却繁华。河名星江,取一方星宿守侯保地养民之意。出城是要过桥的,父辈的记忆里常有浮桥的影子,人踏上去,身体随水波摇晃,青山在前,碧水常流是很惬意的。现在则代之以普通的混泥土桥连接城内城外了。
    城内安逸,像家里睡惯的藤椅所散发的木头香;城外自然,如幽幽山泉细水长。城内人说自己是地道的婺源人,城外的也高高兴兴的说自己是家乡人。
    城内房低街窄,巷口众多,隔十几米就有一处,巷口小但内容大,可谓别有洞天。一律的青石板,时间在上面留下岁月的伤痕,雨天是一定要积水的,到梅雨季节人们就挑干的石块踩,一蹦一跳的正好伴着雨声滴答。巷子人家多,房子也挨得紧些,很多新盖的,有点不洋不土,但凡是家里有堂前的,必摆上八仙桌,在上门头摆上一花瓶一面镜,平静祥和。
    在小巷里走见得多的是老人和孩子,老人们爱养花观鸟,着装素淡齐整,新面料是非得春节喜庆时候穿。老人们说着最地道柔软的方言,细声交语,说的是长长短短,听得你哭笑不得。孩子放学时是很热闹的,手牵手排长队唱着歌的是小学生,三两个一伙说着大话钻进饭香满满的巷口去了。初中生的嘴还馋些,挤在小摊上买东西吃。黄昏时候臭豆腐的味儿串满一街,随着夕阳的影子慢慢淡去。
然而婺源的风景大多在城外,我看见的是烟雨中的老绿,是田埂里的油菜黄,是藏有故事的粉墙黛瓦,是漆黑天幕中圆圆的月亮。我眼中的是崖壁间嬉闹的水流,是清渠边默默浣洗的姑娘,是鸡犬相闻的农居小院,那里橘子黄了,月季开了,有瘦狗左右找东西吃,猫儿敞开肚皮晒着太阳……
    城外因地势高低分为上路下路,两路人说着不同的婺源话,但可以对讲。老人说上路出读书人,下路出生意人。但两处的房子都是旧时徽州建筑,房檐微翘,恰似宋代文官的帽子,破旧的瓦片上集满吸着露水的青苔,照应出庭院深深。但是读书人家的地基高,门前石级多为三层,但商贾人家只有一层台阶,可见婺源历来重视学问。
    有月亮的晚上,从小阁楼上下来散步去,边走边听见虫儿的吟唱,一路很暗,只有远处隐约的光束打扰了周边的一切,水声淡淡,微风阵阵送来河边栀子缕缕花香,仿佛一切都可以忘记一切都没什么了……
起风了,何时再还乡?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