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婺源 > 印象婺源

回乡

发布时间:2007-06-28 00:00:00  作者:旷野歌者  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载入中…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说不尽的是明朝戏剧家汤显祖对徽州的绵绵情思。

婺源作为古徽州一府六县之一,被誉为“中国最美丽的乡村”。前不久,我随市文联文艺家采风团驱车造访,虽行履匆匆,如蜻蜓点水,但是那幽深宁静的村弄里巷,斑驳迷离的粉墙黛瓦,精美灵动的石刻木雕,古旧苍茫的拱桥驿道……却一一摄入了我记忆的底片,使我终生难忘。对于在乡间长大的我来说,此次婺源之行,是一次典型意义上的“回乡”——回到心灵深处向往已久的家园,回到无数次魂牵梦绕的精神的故里。

对婺源最初的印象源于九年前在江西师大学习时与一位老兄的谈话。他来自婺源江湾,谈兴正浓之时,他忽然冒出一句方言。我如闻天书,只觉金玉轻碰,余音袅袅。后经他解释,此乃婺源话,意为“欢迎到山那边玩”。语言如此悦耳动听的地方,也许孕育了不少美景与传奇吧。我对婺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车子经瓷都景德镇进入婺源县界,道路两旁的一马平川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群山起伏。散落在茂林修竹间的细小村庄飞速地向后退,间或有高大的红枫迎着车窗微笑,仿佛秋日暖阳下做客归家的乡野醉汉,满嘴酒气熏飞了一群群觅食的麻雀。

这一带的民居有典型的徽派建筑风格,粉墙黛瓦,飞檐戗角,在万里碧空与绵绵青山的映衬之下更显一分精巧和妩媚。

当我漫步于千年古村理坑那纵横交错,曲折回环,幽深而静寂的小巷中时,仿佛觉得时光之轮已在此停驻了许久许久。触摸那爬满青苔与藤蔓的暗灰色墙壁,审视那历尽沧桑仍巍然屹立的官宦大宅,耳畔回旋的皆是抑扬顿挫的经书诵读、雅士云集的把酒论诗。尤为引人注目的是那一扇扇雕刻精致的红木门窗,花草鱼虫,飞禽走兽……无不纤毫毕现,栩栩如生,令人叹为观止。遥想当年,一群面容黝黑、憨厚朴实的工匠躬身于弥漫雨水青瓦之气的天井下,夜以继日,运刀如飞,芬芳的木屑像节日里燃放的烟花般四处飞溅,一幅幅包蕴智慧灵光与朴素美好心愿的雕刻便在那双看似粗糙的大手之下徐徐绽放。那该是一幅多么富有诗意的画面啊!那些能工巧匠可能没想到,几百年后的今天,他们随意雕琢的一副木刻竟然会令无数游人为之惊叹、驻足,细品之余,流连忘返……这一道道门,一扇扇窗,都是一帧帧厚重的历史,记录着多少灵光四射的审美情趣,镌刻了多少曲折离奇的家世浮沉!

理坑村文风鼎盛,元代以后科第蝉联,明代文仕宦官更是屡出其村。自建村始,历史上共走出了包括明代工部尚书余懋学、吏部尚书余懋衡、清初兵部主事余维枢等七品以上官员三十六人,文人学士九十二人,其编写的著作有七十余卷收入《四库全书》……其实,她只是人才辈出的婺源县的一个缩影。具有“江南曲埠,山里书乡”美誉的婺源,以南宋著名哲学家、教育家朱熹为代表,涌现了一大批历史名人。如南宋文学家朱弁,被称为“江南二宝”的文学家胡伸、汪藻,擅文章之誉者张敦颐(其被收入《四库全书》的著作达三十九部),明代曾任户、吏、工、兵四部尚书的潘潢,皖派纂刻宗师何震,被誉为“理学真儒,经学实用”的兵部尚书汪应蛟,创制天文钟中星仪的天文学家齐彦槐……群星璀璨,不胜枚举。

即便是现在,当地人对不用功读书,没文化素养的人也是很瞧不起的,称之为“没者也”(之乎者也代表文化,没者也即没文化)。

正欲离去,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走到车窗边,颇有兴致地与我谈及这个村庄的渊源,说他可以免费为我们导游,详细介绍村中一些名人轶事。可惜时间不允许,只得作罢,为此行留下一个小小遗憾。

“八分半山一分田,半分水路与庄园”的婺源具有典型的江南乡村之美。群峰环绕之下,溪河交错,碧波荡漾,廊桥亭阁静卧其上,为这幅立体的水墨平添了一丝淡雅之气。清华镇彩虹桥便是其中绝佳的去处。

这座桥始建于宋代,袭唐诗“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而名。桥长一百四十余米,宽三米,全桥由高低错落的十一座阁亭连成一道古朴幽雅的长廊。一条明澈如镜的小河从桥下悄悄流过,水中游弋着几尾机灵的花斑小鱼。青石砌成的桥墩上爬满青苔,留下岁月打磨与风雨侵蚀的道道足迹。潺潺水声的伴奏中,我已醉入这宁静的山乡。忽然,桥边飘来捣衣声,一下,两下,敲击着我的耳膜,将我从这幅时光停止、空气凝滞、没有纷扰与杂念的画中唤醒。几个衣着素净的村妇,一边搓洗着浸染了丈夫汗味或沾满泥巴的顽童的衣裳,一边低声而欢悦地交谈着。温润的笑声似一颗卵石投入河面,激起团团涟漪,引发无穷遐思。

这座饱经风雨沧桑的廊桥,她究竟孕育了多少离奇动人的传说?见证了多少“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缠绵爱情?回答我的只有脚下经年累月,无声流淌的河水,只有眼前看透浮世,卧枕碧波的古桥。

我是怀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心情离开婺源的。短短三天,我所读到的不过是她的一个小小细胞。

朱熹有诗云:沉沉新秋夜,凉月满荆扉。露泫凝余彩,川明澄素晖。中林竹树映,疏星河汉稀。此夕情无限,故园何日归?是啊,这样一处如诗如画,如梦如幻,恬静幽远之地,怎能不屡屡拨动圣人的思念之弦呢?便是我等在浮躁俗世,喧嚣都市里呆久了,耳朵与心灵日渐生出一层厚茧的凡夫俗子也每每心驰神往啊!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