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婺源 > 印象婺源

秋驰婺源

发布时间:2007-04-12 00:00:00  作者:未知  来源:古镇中国  点击数:载入中…
         婺源,慕名其“中国最美的农村”之说,我们义无返顾的前往......
         八小时火车转六小时汽车的颠簸丝毫没有褪却我们的兴致与激情,和儿时春游的心情一样,每个人脸上洋溢的阳光替代了疲惫。喝了点财大的墨水就让我责无旁贷的施职“财务部长”,抖抖缩缩地上任,于是走的每一步都不得不摸出“帐簿”一一详记,毕竟是老了,记忆大不如前。会心注视我们每个可爱的游伴,活泼而跳动的毛海毅,俏皮可爱而一点点“作”的顾晨丽,一般不多说一说便笑倒一堵城墙的唐克,美丽而迷人的小王妹妹,还有我,圆乎乎永不知愁滋味的胖姐姐,就这样一群疵头瓜脑的人聚在一起,婺源这周无宁日。
        先前幸得前辈游友高手指点,三条旅游线路信手拈来,虽然在火车上钻研了一晚上,车到紫阳镇,眼前摩托车电三轮车“围攻”我们泛起的阵阵泥土仍然让我们面面相觑。这就是市场经济带来的负面效应,在无序经营下的恶性竞争导致人人都长得象车匪路霸,着实吓得稀里哗啦,逃似的匆匆吃完午饭就又踏上了去清华镇的“抖抖”征途。三十公里的漫漫长路,虽然是盘旋于山间却给了我们绝好的机会初步领略婺源的山水。正是下午的光景,氤氲的雾气星星点点,坠落山谷,像极了陆染石的水墨画,朦胧而隽永;久违的袅袅炊烟,游荡在空中,似少女粉脖上飘逸的丝巾。世间不经雕凿的写意才是心灵深处最梦寐以求的,来之前在我的帖子上我就有写到“到婺源去洗涤我们的心灵”,眼中的这一切,我想我是找到了。
       在清华镇上稍作停留,便马不停蹄地赶往“彩虹桥”。这是怎样一座古老而神秘的廊桥啊,石凳的每寸光洁都写满它年轮的久远,桥身斑斑印记和杂草丛生的桥墩又不免让人遐想起它的沧桑,仿佛几百年前此地是古战场,刀光剑影之间,桥,以它孤傲而凄美的身姿,倪视着人类的血雨腥风自相残杀。桥下的小溪由于是枯水季节,害羞而潺潺的淌着,不尽清澈却不似都市河流般霸道媚俗,如果把苏州河说成上海人民的童养媳的话,那她便是山里待嫁的清纯少女了,一串串溪边的野山椒就似那脸上浮过的阵阵红晕,惹人心燎。小顾同志和小王妹妹更是加入了溪边草地上小朋友们的橡皮筋行列,欢快而跳跃的歌声萦绕耳间,仿佛回到童年......听桥头的女孩说晚上有灯会,灯会?现在是中秋时节,怎会有灯会?小顾说,“意外的发现才是我们好旅游者最最喜欢而开心的”,她注定成为“上海二十一世纪最有远见的预言者”(尽管是倒数第一),我们真的没有白去。虽然飘着霏霏细雨的石子路泥泞而湿滑,尽管没有一丝光线且需时时窥探着周围是否有大中小类爬行动物穿进穿出,可是好奇心仍然象拿着鞭子样挥舞着我们前行,过了小桥,果然就听到人们的吼叫和急切震天的鼓点,原来今天是双河村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灯会-桂花灯,其寓意是驱除所有妖魔鬼怪,让接下来的一年平和顺利,只见无数亮光闪烁,依稀可见人们举着树枝状物来回奔跑,焰火冲天,喊声随着鼓点而起伏,龙头更是跳跃跌宕,好不生风,大约舞了四十分钟人群才举着龙头奔上桥,带头的一人取下龙口中的灯,众人便一抬将龙头扔进了河里(当地人是一点没有环保的概念的)。那持灯的人在人群的簇拥下跑进了一个祠堂,老人说这个祠堂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我们也跟着奔进去看热闹,很多人虔诚地膜拜,定睛一看,关老爷稳坐台上,去年的龙灯还悬于房梁之上,那人去换将下来,众人低头许愿。我们都被这种神圣而庄严的气氛感染了,不由的默默在心中念到“保佑我们全家平平安安身体健康无病无灾”(天啊,是不是说出来就不灵了)。人群渐渐散去,我们才有时间来感叹我们的幸运,捕捉到这等民间风俗是何其不易,不知道小毛这个业余摄影家有没有调好光度抓拍到几张上乘照片。
         次日清晨,雾气笼罩着小镇,无心看风景,我们却只窥到对面小店老板稀饭锅里升起的阵阵热气,冲呀,一人来一晚粥,一根油条,一个菜包,江西人是很爱吃辣的,连包子陷都是辣的。填饱肚皮便爬上我们昨日包的“福田”,这个师傅非常和善,从他身上我们看到了当地人淳朴的民风,别人要价260元,我们,确切的说在唐哥的negotiate下,我们以100元拿下,直奔大漳山而去。“抖”了两个小时后,洪师傅告诉我们才到了山下,我们都大眼瞪小眼,如此这般再“晃”两个小时,还没爬山我们这身子骨儿不都散架了。洪师傅满脸爬着笑意说“快到了,快到了,还有十公里”,啊,众人厥倒。赶快变换位置,让最瘦的小王妹妹反坐,我们腿部成交叉状,啊,舒服了一点。虽然“抖”,却丝毫不耽搁我们看风景。转了一圈又一圈才发现我们身边就是悬崖,虽然胆在颤抖,却还是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环顾左右,“欣赏”风景,果然山清水秀好风光,和小毛一起忘情的对着山谷的一喊注定将成为我留在深山中不可磨灭的回忆;一路的山花烂漫,老鹰在头顶盘旋,因为是秋天,很遗憾的没见到什么瀑布,只是时不时的有一小注山泉安慰我们似的从岩缝壁上滑下。终于到了路的尽头,一个山庄,洪师傅说我们到山顶了,可是好象山还有好高的样子嘛。车停在一户农家前面,我们揣测是想骗我们进去吃饭,于是我们大无畏地扭头便走,当然走之前还是没有忘记问了一下“鸡几佃一斤?”(这可是我们的原动力)。开始爬山,小毛就想上了调的发动机一样,腾腾腾地往上奔,我们年纪大的只有在后面望尘莫及,慢点,慢点,坐在山间的小路上,只见群山怀抱着我们,闭上双眸,尽情的享受清新的空气,鸟儿在歌唱,树叶随风摇荡,阳光酣然的躺在我们的身上,竹叶哼着悠扬的小曲,整座山就是我们五个人的似的。这个时候的我们,真的如被漂洗了一遍,城市的喧嚣远去了,我不用再想客户的房子漏水了,让他漏吧......在这时,任何宏伟或是抑郁的丝竹声都抵挡不了鸟儿的吟唱,无法拒绝这大自然的声音,太...美...了... 两小时的爬山让我们每人都意识到平时锻炼的重要性,可是现在却感觉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在一个山头小憩后,唐哥首先奔跑下山(成大踏步状),鸡汤的魅力果然无法挡,半个小时便下得山来,真是“上山有毛弟领头,下山有唐哥开路”,各得其所。鸡汤熏的我们眼睛、鼻子、口水通通不听使唤,所有的人都不在乎自己的光辉形象而狼吞虎咽起来,真..是...太..好..吃..了!!!!
    第三天我们已经对小镇熟门熟路了,知道哪儿的葱油饼好吃,哪儿有超市,那种大大的铝桶是用来做粮仓的......又用120元包了洪师傅的车去沱川和理坑了。走进理坑,还是被徽宅古朴而不张扬的建筑风格所折服了,它不似江南水乡般秀气,亦不如皇城故宫般大气,只保留自己含蓄抑郁楚楚动人的深思,然他确是年代久远,着实破旧不堪了。虽然从房屋的架构上还依稀可以找寻到一点明清大官宅第的影象,可他看上去真的老了,就象美国的唐人街,破落衰败了。墙壁上赫然书写着“毛主席语录”以及动员革命小将投身革命事业的宣传标语,“文化大革命”在这里烙下的烙印成为人们心底永久的伤痕。游完可理坑,我们快马加鞭地赶到虹关,去瞻仰那棵“千年古樟”,看上去并不象想象中那么大,可是待我们十人一同上去围抱它的时候,我们才感觉到它的巨大,《卧虎藏龙》中李慕白不是说:人心深处是触摸不到的,握紧你的手,你有你自己,松开你的手,你拥有的是全世界。
        还有好几个地方没去成,时间对于我们来说真是太吝啬了,我们实在没有足够把握它的能力,当你满眼望去都是怡人的风景,绿色环绕着你,清澈的小溪和你捉着迷藏,淳朴的人们用惊奇而善意的眼光注视着你,唉,真不想回来呀。也许,不久的将来,还会有机会和志同道合的旅友一起去那些让心灵震撼的地方,说到头,地方有何要紧,身边的人啊,才是最重要的,把握一份闲情雅致,珍惜身旁的朋友,才..是..最..最..重要的!!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