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婺源 > 印象婺源

新砚山行

发布时间:2007-04-12 00:00:00  作者:张卫国  来源:乡村灵韵  点击数:载入中…

婺源县志载:"城东之龙尾山又名罗纹山、砚山,距城百余华里,山石莹洁,含罗纹,质比上端溪,为歙砚原产地。"宋元年间,时任秘书丞、提点明道宫兼国史编修官的黄庭坚奉旨为天子求砚至此,赋《砚山行》,曰"新安出城二百里,走峰奔峦如斗蚁,陆不通车水不舟,步步穿云到龙尾……"<?XML:NAMESPACE PREFIX = O />

人在越野车内,虽已不再是步步穿云,那绕山而建、傍溪而筑、盘旋而上的公路却依旧不减走峰奔峦之势。随着车子一程又一程的颠簸,道旁群峰也愈发苍翠起来,山岭上、溪壑下,层叠而上的古驿、石径,不时将过客休憩的驿亭、竹棚隐匿在云雾升腾的山谷莽林里。凭窗而望,顶着硕大树冠,偶尔露出峥嵘根须的古樟、古槠等经历了上千年风霜的古木,盘踞在小桥、流水、人家的一旁,显现出历史的厚重与岁月的沉寂。个把小时后,随着司机瞬间轻松下来的神情,我想,必是龙尾山到了。

淙淙而下时缓时急的石涧夹着一条简易的小路通向谷底。走过两三里,视线里出现了一个不大的村落,这便是名扬天下的龙尾砚产地砚山村么?进得村子,家家户户门前都是砚石围砌的低院、花圃,呼吸着村子里弥漫着的那股因切割石料而散发出的砚石粉特有的淳香,你才会知道原来砚墨之香竟是浑然天成的。

随意走入村民家中,在厅堂、庭院,甚至猪舍旁,戴花镜的老者,系围裙的农妇,扎红头绳的妙龄少女,还有不时吸着鼻涕的小小子,或锯或平、或磨或画、或凿或钩、或镂或锩,人人神情专注,一丝不苟。村人90余户多以采制、雕刻和经营龙尾砚为主,几千年以来中国手工业传统的父以传子、子以传孙,相沿不替的秘宗工艺在这里得到充分体现。这里家家收藏砚石,摆弄砚石,即便是未曾上学的孩童对砚石也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也是赶得巧,老砚工吴永康刚与儿子一同去北京参加由中国轻工协会和中华文房四宝协会举办的第14届国际文房四宝展销会回来。已是古稀之年、身子骨却十分硬朗的吴永康,从小就与砚有着不解之缘,他的儿子、媳妇、甚至孙子都是制砚好手。健谈的他引经据典打开了长长的话匣:砚山村于唐开元年间(公元713-714年)建村,初名龙尾山,猎人叶氏逐兽至此居之,见叠石如城堡状,乌亮可爱,访得匠手琢如砚,由是天下始传,砚以山而名,曰龙尾砚;村因砚而居,曰砚山村。婺源古隶歙州,古时惯以州名物,故又称"歙砚",列中国四大名砚之列。

吴永康之所以走进歙砚的世界,缘于他的老师,一个接受过中国传统私塾教育的老秀才、龙尾人江义保。吴永康八九岁时,60余岁的江老先生就常常在课余带着他来到龙尾山上的水蕨坑、眉子坑、水舷坑、金星坑、罗纹坑等一个个唐宋的废旧砚坑里,师徒俩在乱石堆里不厌其烦地筛捡着历史的遗留,吴永康也常常与老先生吃住在一起,将白天的收获幻化成一方方缀满童趣的小砚台。

在砚山村,吴永康是个说话有分量的人,也许是因为自上世纪60年代初至80年代末,他一直担任村里的支书、砚石矿长,亦因为性格的耿直,他一直是龙尾山里歙砚事务的中心人物。但

吴老最不愿回忆的就是那些日子,那时江西与安徽两省二轻部门商妥,作为歙砚的原产地的婺源龙尾山,每年要将生产的砚石料出售给安徽歙县砚台厂加工。许多有着极佳手艺的制砚艺人将砚刀、砚凿藏起来,捋起袖子去从事着采石这样简易却繁重的力气活。每每采到上等的砚石,无论手痒的感觉多么难受,也不能亲手雕制,这是一种多么无奈的煎熬。只是为了歙砚,砚山村的砚艺人心境才如此的豁达。虽然那些漫长的日子里,龙尾山的砚山人为国家采掘了大批质地上乘的砚石料,但山外的人们却依旧只知歙砚而不知龙尾山。

在吴老的帮助下,我终于登上了叫做"水蕨坑"的宋代砚坑。说来惭愧,30多岁的我已是气喘吁吁,额头汗起,吴老竟面不改色,声若洪钟。他接着说:改革开放后,中国各地的农村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砚山人也开始由原先少数人偷偷地私自制砚,发展到全村大规模地采制和摆弄砚石了。砚山人不制砚的历史玩笑终于结束了,吴永康与村里人一样,重新拾起祖辈传下的手艺,操起砚刀,雕刻新的生活。然而每一方良砚的寻觅,都是极其艰辛的。那"陆不通车水不舟"的峡谷陡崖里的砚坑采石之苦累,是旁人难以想象的。去年在砚山宋代砚坑还发现了一块长3米、宽2米、高06米、重达4吨的高品位巨型眉子石纹砚石,价值十余万元。当时就有人猜测,在古老的砚坑下,还有如此良砚,莫不是古人早已发现苦于无法采制出山,又不忍暴殄天物,才当作宝贝留给后人……

可令砚山人未曾料及的是,由于历史所造成的近一个世纪的断层,及现代完全不同于古时的书写方式,作为文房四宝之一的砚台,其实际功用已远远不及作为饰物的价值,世人对歙砚也知之甚少,砚台生意出奇地艰难,回忆往事,吴永康感叹颇深:有一次,他与伙伴用麻袋装了大小十余方砚台转汽车、上火车前往北京去摆地摊,一路上许多人都讥讽他:不清爽,破石头也能卖钱!有时司乘人员竟将带这笨重家伙的吴永康拒之车外。那时,一趟趟的北京、上海、广州之行常常是亏本而归。但不管赚不赚钱,他都会将买主的姓名、联系地址详细记录清楚。颇为传奇的

是,没有多少文化的吴永康因砚有幸结识了邵华泽、郭海棠、启功、沈鹏等名流。也正是这些对龙尾砚情有独钟的人给了吴永康太多太多无私的帮助,增添了他将砚生意进行到底的自信。

吴永康的生意真正火爆起来,是在人们的生活都普遍富裕之后。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天,当吴永康听说一香港客商在婺源县城花十余万元购走一方龙尾砚时,他欣喜地对儿子说:"砚的春天来了。"果然,随着婺源古朴优美的文化和生态旅游愈来愈旺,吴老的砚生意也越做越火,一方方黑亮的砚台成为了海内外游客最青睐的纪念品。

谈及此次北京之行,吴老不禁眉飞色舞,话语中竟洋溢着一丝得意,一辈子制砚,近几年才真正令他有了成就感。如今,他天上飞、地下跑,带着那连盛世天子乾隆帝亦忍不住赞誉的"歙之石、龙尾最"的砚台,行遍了大江南北,"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生意场上吴老交往的是韩国、日本、新加坡等国以及港、澳、台地区的朋友,腰包更是日渐丰盈,在砚山村建了新房不说,还在县城购了房子。他说如今村里很少有人外出打工,因为砚,村里家家户户都过上了好日子,砚山人意气风发地走进了新时代。当我问及吴老如今一年有多少收入时,他迟疑了一会回答:"四万元左右吧!"这个数字显然打了埋伏。在他家中,能见到大如八仙桌,小不过盈寸的上千方砚石,其中他最珍惜的是那方长18米、宽075米、厚03米的眉纹砚石了。曾有外商出价6万,吴永康都舍不得卖。爱砚如命的他却也不急着去雕刻这方宝石,他说:要再等些年,到认为自己的技艺真正达到"鬼斧神工"时,才有资格去雕研这方宝石。

吴老说,砚石是有灵性的。在采制出山前它是待字闺中的处

女,只有在被精心雕磨后才会将通身的神韵含蓄地显示出来。刚出山的上等砚石颜色往往青碧,经砚艺家们妙手雕磨后,才有了"色夺端州紫"的那抹通体的黝黑湛亮。经了制砚者心灵的雕琢,龙尾砚才会"瓜肤而彀理,金声而玉德,厚而坚,足以阅人于古今,朴而重……"

离开砚山村时,暮色渐浓,立在唐宋老砚坑旁回首眺望,鱼脊、龙背似的山梁下,村庄蒙胧隐藏在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缥缈中,一种说不出的玄奥的感觉,令人久久不忍离去……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