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婺源 > 印象婺源

婺源的味道

发布时间:2007-04-12 00:00:00  作者:洪忠佩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绿野盈眼,绿意在怀。
      婺源的味道,俨如一杯绿茶冲泡着,品味着,就有了四季春韵的舒展,就有了一年的闲适与恬静。
      在植物中,茶是我的喜爱。在我的生活哲学里,一位欢喜饮茶的人,从学会饮茶的那天起,就选择了一生的润泽。我开始认识茶并饮茶的时候,是在春日的茶丛地里,为抢摘几分钱一斤的茶片而起早贪黑。那时,茶在我充满稚气的眼中,已是能为身体解渴,以及缓解家庭窘境的神奇植物,却不知道有一位陆羽的茶圣,早在千年前已把家乡的茶叶载入了一部《茶经》的宝典。寥坞泉中水、鄣山顶上茶。无论水还是茶,都是婺源的极品,却不是一般茶客所能奢求的,即使土生土长的婺源人,也需要机缘与境遇。我不具备慧心,还没能参透一杯无华的水,只是醉心一杯绿茶,去感悟自然与文化的深邃与博大。
      与茶一样嫩绿的,还有婺源的艾草。用艾草做出的清明果,本是一种习以为常的时令食品,我却从友人的一幅摄影作品中闻到了淡淡的野艾清香。照片取材于婺源村落,自然、流畅,而有视觉冲击:背景为斑驳的老屋墙体,商字形的石库门上贴着火红的对联,景身是一位妇人正在把做好的清明果放入篾盘里,炭炉上的蒸锅正袅袅地冒着热气,两位外国游客拿着筷子,几分焦急的等着清明果出锅……这或许是潜藏在婺源村庄的又一种风味,瞬间透出的却是婺源村庄古朴、厚重之中的鲜活。
      如果说,徽州学、敦煌学、藏学是中国的三大地方学,那么,现属江西管辖的婺源却是徽州学中的一个特例。婺源曾在徽州的历史中上演着重要的角色(歙州、婺源、休宁、歙县、绩溪、黟县、祁门,古称徽州“一府六县”),从婺源可以窥探徽州的脉络,寻觅徽州的气息。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浑然无觉地接受了徽州儒文化的浸染,乡村的风俗,老屋的色调,催化了我心理的早熟。我内心的轨迹,随着村庄以及与村庄平行的河流萦绕,咀嚼出的味道,或多或少透着一种乡村情结和成长的隐痛,甚至还有山水村落、雕梁画栋中,经年散发出的信息。婺源的味道,从缭绕的炊烟中开始,在乡村寻常人家得到体现与延伸。灶头上的腊肉,房梁下的风干鱼,飘散着的不仅是乡村农家弥久的风味,还有一种节俭、富余的象征与期盼;阆山的辣椒,辣而爽,不躁不火,富有回味,诠释着婺源农人的淳朴、热情与豪放;一盘白嫩滑爽的糊豆腐,依附着婺源的民俗与浓稠的乡思……这样的味道,在许多人看来或许庸常而俗气,我却乐此不疲,觉得津津有味。
      倘若一个人有良好的感观和敏感的味觉,生活也必将丰富多彩。这是我信奉的又一生活哲学。在我有限的行走中,我把平和、安宁的婺源村庄作了虔诚的阅读,这不仅是一种心灵的寻访、视觉的审美,还有一种对婺源村落文化的漫滤与推崇。我为我的先人而感动,早在数百年,甚至千年以前,我的先人就接近或形成了和谐的理念,婺源的山水、田园、村落、良好的人居环境都是最好的诠释。在利益浮动的年月,我从不质疑自己选择这种研读是否盲目,而且把传达内心情感的文字停留在婺源村庄,让婺源的山水、人文的气息,以及田园牧歌作一次次深情的衔接。对婺源的村庄,我坦然而固执着一种情怀,亲切、感动和怡然自得的快乐。
      每个人的味蕾里,绽放着许多花朵。然而,我却像向日葵,朝着一个方向,一支独放。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