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婺源 > 印象婺源

徜徉在婺源的秋天里

发布时间:2017-09-30 15:05:35  作者:程小梅  来源:中电新闻网  点击数:载入中…

  婺源,是近年来人们耳熟能详的地名,它像一颗明珠,闪动着温润的乡野辉光。说起婺源,总是和春天联在一起。借着春天,那一阵又一阵清雅的油菜花香,伴着一层又一层踏春的脚步,在薄雾般的晨曦山峦间,构画出喧闹而又绝美的山水图画。

  春天的婺源是属于旅行团的,一辆辆大巴,一队队举着小旗的人流,千万双渴望春光的眼睛,在你拥我挤中,把春天的风吵得沸沸扬扬。

  尽管春天的婺源美如油画,明媚耀眼,但我似乎也很喜欢秋色层染中安静些的婺源。每年这个时候,不会有太多的人留意婺源的秋色,因此,婺源的各个景点开始寂寥冷落,那些立在村口的商铺,和那些追着人叫卖的小贩都偃旗息鼓,一个淳朴的婺源,开始慢慢地撩起面纱,在秋风里缓缓地转动着身躯,展露出它朴实而又俏美的容颜。

  虽然没有了嘈杂与躁动的人群,但婺源绝不冷清。它现在属于安安静静地扛着画架,默默地挥着画笔,目光总是停留在秋阳照射下的古村古屋的写生者,也属于如我一样,安静地伫立在荷塘溪边,静听秋风细语,静观荷红鸭欢的赏秋人。

  美丽的荷塘开启的“扑扑哧哧”的响声,如伞般的荷叶,像是承载不了露珠的重量,沿着经脉,“哧”的一声就撕裂了。大大的粉红色的荷花瓣,一片一片地离开结着莲蓬的花蕊,轻轻地飘向水面,调皮的秋风,旋着花瓣,引得荷塘阵阵“嗖嗖”。翠绿的莲蓬,被饱满的莲子撑得没了主见,不情不愿地就“叭”的一声,把漂亮的绿色小屋炸开了一条缝儿。清澈的山泉,顺着山脚流入了荷塘,柔柔的水流,引得鱼儿“扑通”一声翻了个跟头。

  “吱呀吱呀”的划桨声,惊碎了一溪的阳光,满眼亮亮闪闪的星星,耀得水珠儿纷纷跌落,“滴滴答答”吵醒了懒睡的甲鱼,引得红鲤鱼儿一个鱼跃,飞上了水草,蛙儿们开始“呱呱”。癞蛤蟆鼓着雪白的肚皮,半天半天才“吃吃溜溜”地爬出了一步。溪边的稻田还未黄透,风吹过,忽刺刺地一片“哗哗”声。

  岸上迤逦的冬瓜蔓叶儿婆娑,硕大的冬瓜压得瓜架“咯咯吱吱”,肥壮的雄鸡走来,用金黄色的嘴巴敲敲,“嘟、嘟、嘟”,猛得一楞,飞上瓜架,昂首高歌。母鸡们在瓜叶下“叽哩咕噜”,左刨刨,右刨刨,为自己营造了一处处舒服的小窝。更喜溪水边的肥鸭,貌似天鹅梳洗打扮,扬了扬双翅,抖落了水珠,开始了秋水中的闲庭信步……

  可以想象,婺源的秋雨也一定极富诗意,生不出落寞的哀愁。冬菇的菌丝开始在秋雨声中卯劲,竹林处处劈劈剥剥,笋子喝着雨水盼望冒尖,山猪趁机忙着“吭哧吭哧”地刨着“地三鲜”,溪中的石块上,沐浴着秋雨,螺丝叠起了罗汉,一不当心,就被肥鸭吞进了肚皮里……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梦想的世外桃源。陶渊明用笔把美好的田园生活描述了出来:“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眼前的秋声秋景分明是陶渊明笔下、我意念中的桃花源,郁郁葱葱的灌木丛,清清悠悠的绕村溪,几叶停靠在村口溪头的小竹筏,几枝含苞窗前的黄菊花,一座安安静静的古村落。房上飞檐翘角,层层叠叠,褪尽了朱漆的大门,斑斑驳驳,农夫在山野中倾心耕作,农妇在溪水边说笑浣洗,老人眯着眼在秋风中晒着太阳,孩童翘着屁股在草丛中捉着蚂蚱……光阴流转,如诗如画;天地浑然,处处和声。

  傍晚时分,远山红霞渐飞,一丝薄薄的秋雾在村前屋后如白绢般地萦绕,炊烟在白墙黑顶的马头墙后袅袅升起,古老的石板路渐隐暮色中。当最后一缕夕阳的光芒落入山谷,一盏红灯笼亮了起来,接着,几十盏红灯笼争先恐后地睁开了眼睛,桔黄的灯光闪烁在粉墙黛瓦间,原本静美的村庄流光溢彩了起来,灵气四漫……

  (作者单位:安徽电力淮南田家庵发电)

【编辑:万俊奇】
图文推荐
传奇世界sf 传奇sf 新开传奇 传奇服务端 医药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