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婺源 > 婺源美食

蒸糕

发布时间:2008-03-25 00:00:00  作者:雨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蒸糕是婺源特色小吃,也是我小吃中的极爱。县城叫做汽糕,但我始终沿用童年的叫法来称呼。按地域和做法可分为两类。一类是赋春一带的松糕,一寸来厚,切成方块,撒上炒熟的芝麻,嵌以腊肉香肠,蘸着汤吃。那汤可依各人口味而定,或酸,或辣,或甜。上口挺香,可惜少了几分让人回味无穷的劲道。另一类是县城、中云一带的蒸糕,做法与前者不同,薄仅一分,切成菱状,各式时新蔬菜洒嵌其中,两面涂以熬熟的菜油,色彩缤纷,香味诱人。

老家就是流行后一类,40年来,百吃不厌。吃着蒸糕,常想起童年的快乐时光。今日寻常百姓家庭随时可见的普通早点,当年却是偏僻山乡令人垂涎欲滴的美味佳肴。

蒸糕的主要原料是大米,佐料有油、盐、米酒、各式蔬菜。春寒褪尽,端午将至,那时令米酒容易发酵。糯米蒸熟,配以酒,用脸盆盛着,塑料膜蒙紧密封,放上锅台。五六天后,米酒酿成,甜濡濡的,满室飘香。这是做蒸糕必不可少的酵母。

闻着米酒的甜香,孩子的我们就日日追问何时可以吃蒸糕。母亲总是笑而不答。在那个终日劳累不停却连温饱问题都还没有解决的年代里,谁若丢下农活不顾,窝在家里来做这些浪费油米只能一解嘴馋的奢侈品,会被长辈骂“败家”的。只有等到连雨天气,看看生产队的农活不忙才动手。母亲头天浸上一大桶米,第二天早上,用浸透的米和以一定比例的米酒,用石磨磨成粉浆待用。从地里摘来时新蔬菜,辣椒、豆角、丝瓜和葱,日子过得好点的人家会预备着豆芽、酱豆干和小虾米,炒熟做馅。蒸糕用的工具很简单,一只竹筛,上面摊上一块干净的湿棉布,架在热气腾腾的锅上,用勺子把米浆舀入筛中,摊平,摊薄,再洒入炒好的馅料,然后盖上锅盖。母亲全靠锅面上的蒸气来判断火候,知道蒸糕熟了,揭开锅盖,透过水雾,在沸腾的锅里掺入一勺凉水,待雾气散去,提上竹筛,倒扣在砧板上,取布,抹油,撒葱,用菜刀切成菱形,然后可以大快朵颐。薄薄的白白的蒸糕上嵌满了红红绿绿黄黄的菜肴,泛着金黄色的光,很漂亮,一入口,韧、爽、香,还带着若隐若现的甜酒味,那滋味现在仍在舌边。做蒸糕程序很多,过程很长,从酿酒到上桌,是一种长长的等待,那年代,等待一次蒸糕,就象是等待一个美好的节日。

说起蒸糕,不能不提那口老磨,那是祖上清末年间用两担大米换来的传家物。制作精致大方,磨盘很沉,每年都要请石匠来修理磨沟。磨的曲柄檀木做成,年深月久,泛着一层暗红的光。有了这口磨,磨粉磨浆,四邻都很便利。母亲磨浆的时候,我来帮忙,母亲一手推磨,一手舀出浸透的米,配着节奏倒入上爿磨盘的漏孔中,雪白的米浆流进了磨槽下的木桶。母亲的黑发一甩一甩地晃在脑后,那情景就在眼前。

我们四邻和睦,谁家做了点什么点心,时兴相互递递尝尝滋味解解馋,特别是蒸糕。小不点的我,平日猴子般到处乱钻,诸事懵懂,唯对吃毫不含糊。看到三顿外谁家烟囱还冒着炊烟,猜到附近谁家做了蒸糕,那天下午准守在家中,眼巴巴地等着门外一声招呼,邻居端进一碗热腾腾的蒸糕,祖母连声道谢,邻居走后,祖母二一添作五地分给了我们这几个晚辈,我是狼吞虎咽风卷残云,最后,连碗底的菜末和碗沿上的油星都舔个精光。

我从13岁离家来县城读书,后来外出求学,再后来参加工作,一直没能够在家乡和亲人们一起过上一次端午节,也很少有机会尝到这种美味。这滋味常使我魂牵梦萦,在静静的怀想中,我的眼前是家乡的山山水水,广阔的田野,晌午火辣的阳光,树荫下的小河,光着屁股把清凉的河水拍得雪浪哗哗的童年伙伴,大大小小红红绿绿的蜻蜓挣扎在我们巧制的蜘蛛网盘上,还有那坟墓上的萋萋野草和安息故土的亲人……

调进县城工作后,也常能在大街小巷见到卖蒸糕的,一盆盆椒红葱绿,购者如云,也令我食指大动。买过几回尝了,总觉得远不是老家那种独特的滋味,不免有些惆怅,到底缺了些什么呢?细想过之后,恍然有悟,除了口感滋味确有不同外,更重要的是少了那份孩提时候美好的记忆,这种记忆是任何物质行为无法完成的。

近些年来,我仍不常回家,即便回去也是脚步匆匆,母亲和大姐都是做蒸糕的好手,我却总没有机缘尝到家乡那种带着微微酒香和浓浓菜味的蒸糕了。大姐早已出嫁,已是儿孙满堂;母亲已经瘦成一把筋,两鬓花发,我不忍见她操劳过多,几次开口,话到嘴边却咽了回来。前年初夏回家,母亲对我说,如今村里有了电动磨粉机,吃蒸糕再也不用花那么大的力气去磨浆了,等下次回家再做,让我过过瘾。后来,父亲猝然去世,母亲一下子老去了很多,我再也无心提起做蒸糕的事了。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
传奇世界sf 传奇sf 新开传奇 传奇服务端 医药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