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乡婺源 > 茶文化

城市茶道

发布时间:2007-05-15 00:00:00  作者:未知  来源:星辰在线  点击数:载入中…

    去友人住所,进门一间雅室,内有紫檀小桌,上摆红陶茶具,四壁悬着关于茶的楹联,再加一炉含香袅袅,仿如置身“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之境界。

  现如今,像我这般不谙茶道、不识茶艺者甚众,每日奔走于大千凡尘,争蝇头小利、谋一官半职,难有闲情逸致这般品茗小惬。古人云:茶经常理,贵在心平俗灭。即两眼观鼻,心若止水,视万物为无,将烦丝皆断。便想,虽做不到心无丝毫云翳,即是这“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清静已难得,暂且盘腿而坐,听友人娓娓说茶道艺,聊胜于无地养养性情,实乃一大快事。


  窗外是高楼大厦,喧嚣甚上,如一群华丽而浮躁的妇人。一窗之隔,便幽静万般,尽可神思畅想,发肺腑情怀。看友人闻茶微醺,状如入定,颇有充耳不闻窗外事的洒脱。不由想到唐诗言:“坐于山中不看山,临于池水不辨水。芒鞋踏破岭头云,春在枝头已十分”。古人亦如此佛心难求,现代人更是终极一生追觅物欲繁盛。如我这般城市人,终日行走于钢筋水泥的“森林”,厌烦至极便希冀青山绿水,做一方逍遥的土皇帝。实不知憧憬的意境不在远方,一壶清茶就可物欲两忘,四壁之内,一颗平常心,就能得到坐山观山之真旨。


  友人喜远足,常简装孤身去游历山水,他遍访各地茶场,遇到稀有顶级品,便倾其所有也不惜。他笑谓还做不到将一切皆抛,心内还有这大爱大喜,一钱茶叶便令他丢魂失魄,实是未悟透真正的茶道。


  看他自剖,时常温故反省,便想他以前福利分房躲出单位,把一应争吵丑态抛掉,令同事不解,老婆以离婚相胁。就在一年前装修这个居室,他先“霸占”这个小房,就是女儿高考前夕想借用也不可。虽然他在家从不进厨房,家务从不沾手,却将这间茶室整理得一尘不染。有几次跟老婆生了矛盾,他便睡在茶室,老婆气得胃痛几日,他照样打球健身,一餐能吃两碗米饭。


  其实,大家都是凡人,喜好不同,看别人视为命根子的东西,也许对自己便为累赘。事物皆抛是圣人之举,凡人能将一两样事物看开、抛弃,已是难得。能在万物人群游刃有余,不为俗流垢情所染,这般境界需超然之力。而真正的彻悟就在举手间,不妨兴之所致,循性情所愿,爱之极爱,欢之至欢,不闻旁人语,不视世人准则,让心灵脱于纷繁驳杂的色彩,做个“疯狂”的人,岂不快哉!

    出自:星辰在线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